澳门银河娱乐场-登陆网址

超级强化天师 【二百三十六、乱起萧墙(下)】

作者:墨非书名:超级强化天师更新时间:2017-03-01

本站域名 www.sanbozhisheng.com
(澳门银河娱乐场)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李延极气势陡地大涨,眼神凛凛,似当空烈rì般灼人,只见他冷笑道:“千影门诸葛chūn偷盗龙鳞证据确凿,不容置疑。我与正道院龙师兄,许长老等人一道同去千影门,事情的处置经过如何,我也不必再重复叙述。你们硬要说我是勾结杨纵,是为谋夺龙鳞才诛灭了千影门那也由得。身为宗主,既被你们质疑到这地步,那必是我德薄才疏,不堪大任了。我还有何威权,有何脸上留任下去?王师弟,你说是不是?”

他再一次点到王师弟的名,先前带人去拦阻关天养的王长老此时再才坐不住了,站起身来道:“宗主此言差矣。我等质疑的是措置千影门的公正xìng和目的,并非质疑宗主是否有资格留任。依附于我重极门生存的大小门派共有七十余,他们都是由我重极门下弟子创立,若是不说清楚,试问我等以后该何以自处?”

此言一出,便有近百人声援。

李延极哈的一声笑了起来,分明就是觉得王长老所言实在荒谬得很,脸上竟浮现出了鄙夷之sè,“王师弟,这十几天来,同样的话我已经说了不下三遍。我们都是同门,我也并没有拿宗主的身份来压大家。你们若还当我是宗主,心中哪怕还存有半点敬我、信我之心,又何至于十多天都僵持不下?千影门是被乾坤庭所灭,并非我李延极。扪心自问,我不曾有半点对不起千影门处。他们贪婪不法,利令智昏,莫不成是我还该保全他们,与乾坤庭对着干么?”他的质问是一声比一声厉,王长老听在耳里,脸sè也是一分比一分白。

见李延极目光凛凛直视着自己,王长老心下越发的虚慌,好半晌才定下神来,道:“千影门既是我重极门侧支,那就该由我重极门来措施,什么时候轮到他乾坤庭了!”

苏千羽道:“王师叔,这话你怎地不去对乾坤庭的杨座主说呢?”

王长老怒道:“我与你师父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声量之大,好似平地响起一震滚雷,直震得关天养神魂动荡,难受无比。由此也可见王长老内心有多惊恐,多愤怒了。

李延极扭头凝视着王长老,眼里尽是激shè的寒芒,令人战栗。“王师弟,你刚才的话没听清楚,凡请你再说一遍,好么?”

王长老蠕动了一下嘴唇,到底没敢再说。

又有人跳出来道:“宗主也不必威吓王师兄,千影门到底是不是偷盗龙鳞被诛灭,我们都不得而知。只要宗主给我们一个明白的交待,大家自然就不会再纠缠下去!”

李延极声量再次提高,厉声道:“明白的交待?钟师弟,请你给我一个明示,什么才叫明白的交待!”

钟长老倒是一点也不惧李延极的气势,反而还益加高声地道:“请宗主交出龙鳞,要么说出谁是失主,我等自会核实!”

李延极咬牙笑道:“看来你们并非为了千影门讨公道,只不过是为了龙鳞罢了。嘿嘿,众位师兄弟,我说得可对么?”

没有人吱声,显是都默认了,更或者是不屑于承认。

李延极仰天一啸,道:“我重极门立派四千余年,何曾无耻到这地步过?好,我就明确地告诉你们罢,我既没有龙鳞,也不知道龙鳞的失主是谁,你们要怎样,那也由得!”然后就喝道:“千羽,带上你的师弟们回去,紧守岗位,严防意图浑水摸水的散修冲上山来!龙师兄,烦你请众位师兄弟们都回去,谁若还在重极殿下滞留,一律按聚众闹事之罪论处!”

此令一下,顿时群情哗然。

王长老大步踏上前来,喝道:“李师兄,你当真要如此么?”

李延极狞笑道:“你叫我李师兄?王师弟,你终于还是拉下脸来不认我这个一宗之主了?!”

王长老满脸通红,愤然道:“那是因为你的所作所为,已经不足以服众,更不足以担任我重极门宗主之职!”

这话无疑激起了更大的风波,且不要说支持李延极的一派了,便是一直持中立观望态度的都喝斥了起来,说王长老此言太过大逆不道。

关天养和关卿云看着这一幕,心知稍有不慎,一场内斗就将拉开内幕,都禁不住的一阵胆战心惊。关卿云紧握着关天养的手,轻声道:“天养,看来我们来得真不是时候!”

关天养却说:“还真是时候。姐姐,我有件事求你!”

关卿云眉头一皱,道:“什么求不求的,有事你就说!”

“现在你走,下山去,在镇上等我,好不好?”

关卿云大惊,道:“你要干什么?”

关天养道:“也不干什么,就是想澄清点事情!”

“澄清点事情?”

“龙鳞没在李前辈手里,他也没有和乾坤庭勾结!”

关卿云急道:“你疯了?还没看出来么,这是他们故意找的茬,不过是要借着这个由头来扳倒李前辈!”

关天养点头道:“不错,他们也正是借着这个由头蛊惑了不少人,我若是把话说清楚了,执迷不悟的人就会少很多。此时重极门内乱已起,外敌又环伺在侧,若不想法子稳住局势,麻烦可就大了!”

关卿云怒道:“你怎么说清楚?李前辈身为重极门宗主将近两百年,他的智慧又岂是你能想像的?僵持了十多天都没有事,他却选在这时候撕破脸皮,必然有其打算。你又添什么乱?”

关天养一想,觉得关卿云的话很是有道理,远比他想得更深,更全面,就道:“好,那我就去跟李前辈说几句话!说完我们就下山!”

关卿云只当他是去告别,就点头道:“好吧!”

李延极冷眼看着眼前的开始恶化的乱局,并没有阻止的意思。

关天养走上前去,拱手道:“李前辈,晚辈有几句话,不知现在方便说否?”

李延极道:“不知小兄弟有什么话要说?”

关天养见关没有人注意到这边来,就放低声音道:“是关于龙……!”后面一个字还没有说出来,李延极就打断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既有这份心,岂还看不出来,眼下是说什么都不管用了么?”

关天养一怔,心说:“他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了?”正自疑惑之际,耳畔又响起了李延极的声音:“你原本并没有那许多钱来接下进道院的生意,而你又两番去见了杨纵,那东西不是你当的还会有谁?”

关天养满脸的骇然,暗道:“他怎么连这些都知道?”

李延极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赶紧走吧,这是我重极门的事务,你搅进来无益。”就叫道:“广平过来。还是由你送他们下山吧!”

申广平满心激愤,和一众师兄弟已经商议好了,随时准备大打一场。不想李延极竟派给他这差使,分明一怔。

李延极见他发愣,断喝道:“还不快去!”

申广平这才反应过来,忙应道:“是,宗主!”

没能当成拯救重极门的英雄,关天养心底没由来的涌起老大的失落,暗道:“为什么姐姐和李前辈都不让我说出龙鳞的事来呢?他们是怕我被遭到劫杀么?”

刚走出人群,就听有滚雷般的声音响了起来:“神霄派张守礼请见重极门李宗主!”

接着是:“平谷轩辕世家轩辕洪请见重极门李宗主。”

然后又是:“武当山真一教方天平请见重极门李宗主!”

“北蒙山铁剑谷周鹤章请见重极门李宗主!”

……

一口气竟然报上二十多个名号来。本来吵嚷不堪的广场顿时静寂若死,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似乎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别的名号都还罢了,神霄派张守礼和轩辕世家轩辕洪两人既非泛泛之辈,身后的势力也非同寻常,重极门绝不能拿他们当作无门无派的散修来对待了。

意识到各大门派都是为着龙鳞一事而来的,所有人都把目光齐刷刷地盯到了李延极身上,似乎都在请他定夺,该如何应对。

李延极沉吟了片刻,冷哼一声道:“孟师弟,烦请你代我下山迎接各派拜山的道友!”说完,又点了十多个人的名字,道:“也请点了名的师兄弟随我一道往高朋殿会见各派道友!”然后一摆手,道:“好了,都散了吧!”转身就回重极殿去了。

王长老却大叫道:“慢!”

李延极回身道:“王师弟,你还要如何?”

王长老朗声道:“来访的都是正道中的好友,宗主为何不将他们请到重极殿前,要他们来评说此事该如何措置才够公允呢?”他这番话固然得到了不少人的声援,但却激起了更多人的愤怒,甚至连原来中立的人都大骂道:“王怀成,你到底是安的什么心?我重极门的事务,哪有外人置喙的道理!”

李延极的忍耐显也是到了极限,眼里爆shè出来的尽是凛凛杀机,宗主之威尽显无疑。但他还是强忍着,吸了口气,咬紧牙关,声音浑似铁弹子般牙缝里一个一个地蹦出来:“王师弟,我没明白你的意思。请你再向大家解释一遍,好吗?”

王怀成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犯了大忌,若是李延极有意追究,问他一个居心叵测,背逆宗门的罪都足够了,但又不想好不容易造起来的势就这样被李延极消弥了下去。一旦让李延极难过这次难关,以后要再找机会把他从宗主之位上拉下来就难了。

明知势已不可为,王怀成还是狞笑道:“解释?真正要向大家解释的应该是李师兄你吧。千影门的数十条人命,难道你就不该给我们一个明确的交待?若是这样,那以后还有谁敢立于我重极门之下?”

他这番话空洞乏力,缺少了最起码的煽动xìng,特别是对于原本持着中立意见的众同门而言,已经毫无新鲜之感。而对支持李延极的那部分人来说,这句已经不知道被翻来覆去说了多少遍的话已经丧失了它的攻击威力,连搭理都没有必要。倒是王怀成的支持者觉得沿着这话头往下追还有机会,就站出来道:“王师兄这话才是正理。李师兄身为宗主,难道就不该给我们一个交待吗?千影门虽是我重极门的附庸,但也是修行界的一员,为什么不能邀来各派评说公道?李师兄一直拖宕延缓,不肯给我们一个明确的说法,到底是何居心?各派拜山,李师兄想借着这个机会让我们散了,然后再分而治之,问我等一个犯上作乱的罪名。嘿嘿,我等可没那么傻,绝不会就此上了你的当!更不会因此而放弃为千影门数十条冤魂讨回公道的决心!”

这番言语就比王怀成刚才的套话更具有煽动xìng和杀伤力。反对李延极的一众人等好似找到了新的支撑点,都鼓噪了起来,纷纷要求将各派接到重极殿前,一决公道。

李延极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众人,半晌才质问道:“还有吗?还有谁有话说吗?”

有反对者高喊道:“你别想拿背逆宗主的罪名来治我们。重极门三千弟子,你治得了我们几个,难不成还能将所有心有不服的弟子都惩治了?你现在是宗主,手握权柄,能遮了重极门的天,却别想杜得了天下幽幽之口!”

攻讦的话是一个毒似一个,李延极依旧不为所动,冷静地问道:“还有么?”

没有人明白他一直问还有么是什么意思,是想知道都有哪些反对意见,还是等这些人说完之后,自己再作决断。总之他问一句:“还有么?”就有人站出来或激昂阐述,或破口而骂,或振臂而呼……

看着这情形,关天养心底陡然涌起一种熟悉的感觉:这分明就如同刑场之上,眼见着时辰已到,监斩官就问众犯人还有什么遗言要留下。一众犯人或大骂,或慷慨,或悔恨……神态语气各不尽同,唯一相同的却是绝望的心态。

“难道李前辈要下狠手了么?”

关天养心下暗暗嘀咕,扭头看了了关卿云一眼,见她的神情虽然专注,却没有任何表情,也不知道心底都在想着什么。

约过了半柱香的功夫,终于不见再有人站出来了,李延极这才道:“好,你们的话我都记下了。龙师兄,请你站上来!”

正道院主龙长征款步走到李延极身下五级台阶之上站定,起手道:“宗主有何谕示!”

李延极道:“龙师兄,师伯祖担任宗主之时,你便已经是正道院副院主。三百年来,你持身公正,执法严明,铁面无私,我重极门上下无不既敬且畏。这十多天所发生的事你都看在眼里,谁对谁错我且先不说,你自有判断。这会子有远客拜山,我身为宗主,自当前往迎迓。烦你先请诸位师兄弟去正道院,待会完远客,我自会来与诸位分证清楚是非!”

十多天的争执中,龙长征就是中立派的头领,他一直冷眼旁观,一言示发,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态度。此时见李延极以宗主的身份向他下令,三派人众的心都悬了起来。

若是龙长征抗命,李延极即便是宗主,威权势必荡然无存;若是他继续持中立态度,和他的稀泥,这就说明只想坐山观虎斗,在正反二派决出胜负之后再出面。若是他领命,势力导致反对派优势荡然无存,这场不见销烟的内斗也会在此戛然划上句号。

所以,龙长征的态度非常重要。

反对派之所以敢有恃无恐地冒犯李延极,最大的所恃便是龙长征的中立。

李延极口中的师伯祖就是龙长征的师祖,上任掌门便是龙长征的师父顾贞观。龙长征身为顾贞观首徒,原本极有希望接任掌门之位,谁知顾贞观在卸任之时,却将宗主之位传给了李延极。

龙长征为此还和李延极大闹了一场,当面斥骂李延极是小人。

重极门上下无人不知他们之间的这段恩怨。

本以为李延极接任宗主之后会将龙长征从正道院主的位置上撸下来,却不想两人之间一直相安无事。有人私下里就在猜测,可能是龙长征的威望太高,李延极不敢动他。

此次王怀成领衔众附庸门派的掌门向李延极发难,便先试探了龙长征的态度。若是龙长征中立,事情便大有可为。若龙长征相助于他们,就许诺事成之后推举龙长征接任宗主之位。总之,不论怎样都要将李延极搞下去。若能逼问出龙鳞的下落那就最好不过了。

见李延极叫出龙长征,又是拿话恭维了一番,众人都知道最后的决战到来了。奇□趣小说□www.qiquxiaoshuo.Com

正反双方的成败都在此一举。

反方觉得龙长征就算不会当面抗命,也会继续和稀泥。只要他不表达支持哪方,反对哪方,这场戏就还有得演。

正方觉得他身为正道院主,眼睁睁看着众人啸聚闹事,十多天来连个明确的态度都没有,都当他还对宗主之位的归属耿耿于怀。此时就算不至于当面抗命,怕也不会干脆应承下来。

也就是说,不管是正方还是反方,都认为龙长征会和稀泥,会让这场内斗继续发酵下去。

却没想到的是,龙长征躬身揖礼道:“是,龙长征领命!”然后扭转身来,冷冷地俯视着反对派一众人等,高声道:“王怀成、郑丕显、许近山……”一口气点了十三个人的名字,“……啸聚犯上,居心叵测,着执法弟子拿下,封印修为,暂时拘禁于正道院!待审明罪行后,再由宗主发落。”

澳门银河娱乐场-登陆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