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登陆网址

公诉先锋 第三百零六章 启程

作者:乌衣书名:公诉先锋更新时间:2019-04-01

本站域名 www.sanbozhisheng.com
(澳门银河娱乐场)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当赵志才到那之后才发现有点不对劲,首先,万思燕根本就没有店,在火车站把他接到后,就带着他去一个地方上什么课,到了地方后,直接就是一名讲师开始给他灌输泉建的致富经,赵志才看在万思燕的份上,忍着听了下,接下来万思燕就带着他吃饭,当时桌上摆着几样饭菜,旁边都围着十几个“同学”,大家都推说不饿,谦让着让他先吃,等他真吃完后,却又扑上去狼吞虎咽,总之,当时异样的氛围总让赵志才觉得有些不太对。

但是,小燕同意和他处对象后,这一切都无关紧要,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赵志才就和小燕,还有一伙福市人住在一起,什么事都不干,成天无所事事地闲逛。偶尔讲些财经名人的各种传闻轶事,整个团队里总是弥漫着一股浮躁的氛围。

这个地下指挥部当时是草创之初,还不限制人的来去,只控制人的思想。小燕以谈恋爱的名义把他骗去,只有女朋友之名,绝无女朋友之实,不让碰,不让亲,连手都不让他牵,平时见面和他谈的最多的还是公司的课程,这让赵志才很苦恼,但小燕说的偶尔也很有道理:她的店子最近倒闭了,两个人在东江市一穷二白的,如果没有经济基础,爱情是不会牢固的,只有在公司里赚到了钱,两个人才能进一步、发展、结婚……

于是在这番说辞下,赵志才以前所未有的动力投入到了这泉建集团的地下战线中去,他开始按照公司的要求,把自己的关系网络梳理一遍,然后,每天打几百通电话,全心全意的去邀约,洽谈,甚至连家人都没有放过,很快,他的努力换来了回报,赵志才的母亲为了支持儿子的“事业”,拿出所有的养老金,买了30份“至尊草本精华”,让赵志才达到了主管的升级要求,终于进了一步,和小燕一样都是团队的一级主管级别了。

见自己短短几个月内就能拿下这样的成就,赵志才认为自己足够达到和小燕“进一步”的资格了,可当他试着去和小燕有些更亲密的举动时,万思燕的态度却非常的坚决,直接拒绝了他,这让赵志才非常生气,而后几天里,万思燕却又能拉下脸面,继续和他聊天说话,完全不把之前的事放在心上,这让赵志才觉得这女孩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

最让赵志才生气的是她对别的男孩的举动,有一天小燕穿得很清凉,也很漂亮,跟一个津港的帅哥出去了一整夜,到寝室关门了还没回来,不知道在干些什么,赵志才越想越担心,后面问她,她也不说。因为这件事,两个人大吵了一架,赵志才怒不可遏,当即提起行李,直接夺门而去,这才有了张睿明找上门的那一幕来。

“你觉得小燕是嫌我不够优秀?还是她真的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孩子?为什么我走了这么久,她甚至都一直不联系我?她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么?”

面对赵志才此时的问题,张睿明坐在候车室里,望着这个大男孩认真的神情却只想笑,“你到现在还没认清这些人的真面目?你还觉得那小燕是真的是一个普通女孩子?你自己难道就没有想过她也许在你之前就以这一套手法对无数人用过了吗?很可能她那个什么“草本香薰店”根本就从没开过,她一直就是这泉建集团的一份子而已……”

张睿明说到一半,他就注意到赵志才已经低下头不说话了,看来这小子并不是没有想过这一点,他在心里可能早就给自己了一个答案,一个他不愿去证实的答案。

“好了……先不管这小燕是真是假了,今天我们还是先想办法混进去,让东江那边的“地下指挥部”先接纳我们再说,不能再随便发短信给这个组织了,这样,你把手机拿过来,小燕的号码是哪一个?”

“张大哥,你这是要做什么?”

赵志才虽然有点疑惑,虽然他对女孩子没什么办法,更不懂小燕这样女孩的心思,但看面前这位英俊的检察官看起来颇为懂这些的样子,此时还是老实的把小燕的号码簿调了出来,张睿明直接给那个小燕发了条短信,赵志才凑过头来,一看,却是一条颇为神情的短信:昨天我在津港的西江湖走了一夜,一直在想你,我受不了了。

赵志才哪里会这些,他一看张睿明说的如此露骨,差点忍不住一把夺过手机,但此时两人是绑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他只能在旁抱怨道:“哥……你这是不是太肉麻了一点?”

张睿明撇了他一眼,“你懂什么,不管怎么样,先表明你个态度……哎!来了!”

果然没一会儿,那边小燕的回信过来了:是你自己不愿意为我们两的明天而努力的,你实在是让我太失望了,如果你还是这个不思进取的态度,那我觉得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了。

果然上钩了!

张睿明心里一喜,马上接着回信息过去:我知道错了,可现在“指挥部”迁到哪里了我都不知道,只希望能重新接纳我,希望你能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尽快做到经理,让我们两过的幸福……

这下发过去后,却宛如石沉大海,迟迟不见对方回信。

等了半天没见回复,张睿明想对方可能正在和上面组织核对情况,评估赵志才这份决心的真假,现在急着表态,就和赵志才先前一样了,显得太刻意,太假,干脆晾凉对方再说。于是,张睿明一拍这小子的肩膀,指着旁边火车站广场外的一家餐厅,“走,在过苦日子前,哥再带你吃顿好的。”

于是,在这家附近商场的海鲜自助餐厅里,张睿明看着面前堆了盘子堆着一尺高的赵志才啧啧称奇。

“别急,别急,这里放开吃就是。”

张睿明刚担心赵志才会不会吃的太过夸张,他兜里一阵振动,此时赵志才手机响起,上面显示的号码是“小燕”两个字,看来是他们的电话来了,张睿明赶紧把手机递过去,赵志才一抹嘴边的油,紧张兮兮的接起电话来,在那边闷声说了几句,中间不住的点头,张睿明在一旁看得颇为担心,最后,当赵志才挂断电话,他给出了一个张睿明预想中的答案——

“他们同意让你过去了!”

…………

此时火车站游人如织,张睿明望着这如梭的人群,他突然改了主意,退了火车票,改订了高铁票,虽然省不了多少时间,但总是能体现一个老板的基本出行条件。

此时距离高铁的发车时间还有大几个小时,张睿明此时却不愿意回家去多休息一下,他担心回去后看见孩子,就再迈不出脚步,踏上这趟生死未卜的旅途了。

幸而早上出来时就带好了行李,此时干脆领着赵志才就在高铁站的VIP候车室等着,他心情此时说不出的滋味,宛如一片上下翻腾的茶叶,时而平静、倦怠,时而翻滚、担忧。

闲着无聊,干脆翻了翻面前VIP候车室里的书架,翻出一本广铁集团出版的杂志来,看到上面关于西藏风情的部分:两个和尚讨论菩萨心如何传,如何渡,一个说:“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这是说传佛还是要靠念经诵佛,你念第一个字的时候,你身边就会有很多的众生来听经,念经功德无量,他(它)们听你念经,就是“见闻者”了。

另一个更加豁达:“彼法因缘尽,是大沙门说”,这就是说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传人渡人,都是因缘……

张睿明合上杂志,心里有什么东西,正被轻轻攒动着,想自己这几年来,所做所行所为,往大了说,是为了正义公益,往修行上讲,不也不过是为了渡人救人?

虚长三十余年,虽然没什么成就,但也是办过几起大案了,也改变了不少人的命运,毕竟加重还有妻子、女儿,万一这趟东江行同上次那场火中逃生一般凶险……

要是这次回不来的话……

张睿明闭上眼睛,思绪在记忆之殿中倒转,他的身子轻轻回到今天早晨出发时分,起床时天还没亮,自己正靠在床头,窗外能看到细浪带着海风的呜咽声冲刷着岸边的白沙,海面上有一层朦胧的雾气,给天地添上灰蒙的一笔,让一切都轻柔起来。他侧头看见妻子唐诗细微修长的眼睫毛,正因为梦中的场景而一眨一眨的颤动着。张睿明轻轻俯身抱紧了妻子玉藕般的手臂,很快唐诗又恢复到香甜的迷梦中去,张睿明起身,来到女儿的房间,灯开着,枕边有本看了一半的童话书。他替女儿关了灯,站在门口,忍住心里的情绪,在晨曦中站了一会儿,想了想她更小时候的样子。

转身出了家门。

…………

高铁行驶的安静却不平稳,和谐号的车身在风声中随着津港到东江市的这段蜿蜒漫长的山路而上下颤动着,让张睿明想起小时在海边台风前夕坐过的捕鱼船。

“张检,张检,你继续说啊……”

“哦哦……”张睿明反应过来,他思绪回到现实,面前是赵志才那张平凡略显呆滞的面孔,手上是他给自己准备的简历草稿。

……我叫李勇,津港人,毕业于津港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当过律师,后来做互联网公司,卖过软件,懂经营,去年炒比特币亏了大部分身家……

这段话是张睿明给自己编的履历,在几天前,他就开始一再重复的背诵,同时在可以遇见的一段时间内,这段话就是他每天必须做的功课,日日默念,时刻背诵,只有把这段话被熟了,才能保护自己,险中求生。

张睿明这段时间背的有点多,他自己内心已经开始接受这个事实了,开口闭口都是“互联网思维”,但刚好到了最关键的厌烦期,看到这份稿子就心烦,此时干脆一把把这沓稿子丢开,找面前的赵志才沟通沟通,再挖一遍这泉建集团地下战线中的内幕,找找突破口到底在哪里。

可这些问题,张睿明先前已经和赵志才沟通过无数遍了,张睿明不烦,赵志才都烦了,此时一听到几个老问题一来,脸上泛起那种小孩子的不悦道:“张大哥,你不都问过我几遍了吗?他们这明明白白的就是传销啊,你们按传销抓了他们就是了嘛,先一把查封了他们,把钱还给我们,然后想办法再把我小燕救出来,你破案,我也完成目标,这不是挺好的嘛,何必还翻来覆去的问这么多干什么……”

面对面前这小子罕见露出的不配合态度,张睿明心里泛苦,如果真像这小子说的这么轻松就好了。

虽然国家为了更有效地打击传销违法犯罪活动,在2009年2月28日,就由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表决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七)增设了“组织领导传销罪”,在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

“……组织、领导

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影响社会稳定在司法实践中,对这类案件主要是根据实施传销行为的不同情况,分别按照非法经营罪、诈骗罪、集资诈骗等犯罪追究刑事责任,并没作出专门的规定。

组织、领导传销罪:以“拉人头”、收取“入门费”等方式组织传销的违法犯罪活动时有发生,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影响社会稳定。国务院法制办、公安部、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提出,为更有利于打击组织传销的犯罪,应当在刑法中对组织、领导实施传销行为的犯罪作出专门规定……”

这条文虽然明明白白,但实际法律实务中,却难以认定所谓的“组织、领导传销罪”,一方面是因为传销头目都是高智商犯罪,作风隐蔽,层层分割,一方面也是因为传销本来就是以严密的组织形式来谋取利益,上下层级之间关系紧密,甚至早就在日常课程中预备了被抓后相应的心里准备与心理防线,简直就是水泼不进,油盐不进,根本不会有下线举报自己的传销上线,难以找到相应的证据链。

加上全国各地传销“老鼠会”遍山遍野,从业者不知凡凡,简直是抓不完,抓不尽,所以,对于打击传销,通过刑事手段,还远不如通过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利用2005年11月施行的《禁止传销条例》第26条规定:“……为传销行为提供经营场所、培训场所、货源、保管、仓储等条件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处5至50万元的罚款……“

与其漫山遍野的去追老鼠,还不如直接大水漫灌,直接把老鼠窝给端了,让这些个房东、协助的罚个倾家荡产。

这是张睿明早就知道的有效战术,也是他准备的最后清场用的法律武器。

可他既然知道一组织传销罪,难以对付这泉建集团庞大的“地下战线”,今天为何愿意来以身试险,亲自卧底调查,一部分是因为,他还是寄希望于在这次的卧底调查中,挖出舒熠辉违背直*销牌照,采取传销模式的证据。

而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毕竟是民行检察官,既然是以公益诉讼的程序来进行调查,而根据目前的情报来分析,泉建集团肯定还犯了另一种不可饶恕的罪刑——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在泉建集团漫长的保健品产品链中,明显有相当大一部分产品是存在安全隐患的。这些个费钱又伤身的保健品,才是能够将舒熠辉绳之以法的利器!也是张睿明公益诉讼的瞄准范围!奇趣小*说*wWw.qiqUXIaoShUO.cOm

长路漫漫啊!

张睿明想到今天开始,就是真正的深陷绝境,险中求胜,心里还是不由有点发颤。但他又不能在赵志才面前展现出丁点的无力来,免得失去这一关键的内线与支柱。

此时只能岔开赵志才的疑问,换了个话题反问道:“对了……我听你说过那个故事,就是你说的那个让你醒悟过来的故事,现在和我说说呗。”

“啊……那个啊……”

之前,赵志才和张睿明说过一个故事,在他先前在“地下指挥部”的时候,当时遇到过一次公安、工商部门的联合查处行动,那次行动非常严,来的快,规模也大,整个东江市都风声鹤唳的,之前许久没人对他们泉建集团动过手,可那次不知怎的,规模空前的来查了一次,当时他们那个“地下指挥部”的几十名同志,若不是化整为零的及时躲到附近的山上去,估计当时就被一锅端了。

“那次不是和你说了嘛,就是有一个女的,天天吃我们公司的产品,平时饭都不怎么吃的,天天以那个“深海黄金素”为食,结果不知怎么回事,就这样吃死自己了,听说还是一个什么大学的女教授,挺有名的,这下事情就闹大了,搞的上面对我们来了一次大扫荡,抓了不少人进去,听说赔了不少钱,现在过了几个月才算是风声躲了过去……这事你到了地方可千万不能提啊!这个是组织的铁律,千万不能说的禁区,记得没?”

张睿明神情却有点恍惚,他想了想,突然问道:“那个女教授吃的什么“深海黄金素”……到底是什么东西?是泉建的哪条产品线的?”

“呵……不就是我们“地下战线”的拳头产品,你别说,那个一般人还真买不到,外面都不给卖的,说是上面联合国”

这正是传销的阴毒之处:一群人处心积虑地对付一个人,除非那人有极大的定力,否则很难保持清醒。

中篇

传销团伙伙食标准是每人一天三角五分。

1

原来谎言真有无穷的魔力,只要坚持说谎,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再坚强的人也会动摇,再荒谬的事也会变成真理,不仅能骗倒别人,连自己都会信以为真。

2009年12月30日下午,出版社的朋友派了一辆车,送我和赵志才到江西新余。(怕他们起疑,我们没敢说坐飞机。从三亚到上饶只有一班快车,可惜不经过南昌,只能到新余坐火车。)开车的柳师父很健谈,说他有次被朋友拉去听直*销课,听到中午12点,他说饿了,要吃饭,朋友不让,说课还没上完,我们先唱歌,唱着歌就不饿了。柳师傅大怒:“这他妈的算什么事?不正常嘛,唱歌能顶饭吃?”

澳门银河娱乐场-登陆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