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登陆网址

澳门银河娱乐场 斗战狂潮 第三百章 碾压了

作者:骷髅精灵书名:澳门银河娱乐场 斗战狂潮更新时间:2018-11-14

本站域名 www.sanbozhisheng.com
(澳门银河娱乐场)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这样的天赋太少见了,难怪说地球是曾经的众神游乐园,这难道是神明在地球的遗留?”

“这么说起来,我才想起,那个天门王重不是水火二系能力吗?刚才的艾俄洛斯又是雷电能力,现在这个奈皮尔……”

“靠,难道地球是四系亲和?”一个文明,偶尔出那么一两个怪胎并不奇怪,就像天贝族也出现过亲和风元素的、亲和火元素的,但那种亲和程度都是相当低,就像只是基因走错了道儿而出现一个美丽错误而已,根本就不可能达到多高的成就,连一般水准都很难,属于被各族都看不起或者会被放弃的‘畸形儿’,就更别说达到这些地球人的程度了。奇趣小$说$www.qiqUxiaosHuo.coM

能达到这样的程度,必然是种族天赋无疑!

太强了,这样的空间天赋简直就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掌控了这样的能力,地界之大,哪里不能去?随时消失随时出现,还没有任何的痕迹破绽残留,让人无可追踪,直接便先立于不败之地!

可惜,这家伙只有这样一种能力啊,似乎也就只能用来逃命而已,空间穿梭这样逆天的天赋也并不能提供给他任何的攻击能力,以他区区小金丹的境界,面对上卡洛斯这样的强者,只怕连破防都做不到。

短暂的惊讶之后,泛起的便是相当的无聊。

看来会是一场持续时间很长的拖延战了,除非卡洛斯有什么办法能将那个小丑从不停穿梭的空间中逼出来,否则竟是要以平手收场?这对地球人来说显然并不是一个不可接受的结果。

可还没等这些人的想法转完,不停飞窜的卡洛斯已经停住了脚步,而在他的身后,整个竞技场范围都已经被他那红色的气血残影所覆盖了起来。

“那是?”

“是符箓!是阵图!”有人看出了些许门道。

擅长炼器者,都擅长符文阵图,卡洛斯作为血魔族中这方面的佼佼者,这当然是他的特长,说起来,这也是血魔族中最擅长最主流的战斗方式,强悍的肉身真身为主战力,再辅以战斗时的符文阵图。

“开!”他左手微微一举,随即五指捏拢:“凝!”

那些所有看似散乱的、歪歪扭扭的气血痕迹,此时竟然在他的掌控下猛然连贯拉伸,宛若一根根线条般绷得笔直,形成一个遍布全场的红色密集网格,有一阵阵强大的血气覆盖其上,形成覆盖全场的天罗地网。

嗡嗡~~

几乎是在那天罗地网成型的瞬间,一阵轻微的嗡鸣声已经响起,能看到那天罗地网的网格线上,有几根线条毫无缘由的颤动起来,卡洛斯则是看也不看,直接朝着那震颤处便是五指一收。

哗~~

整片天罗地网都在刹那间被调动,朝着那颤动处层层包裹过去。

能看到那处虚空中有一个人形正在不断的挣扎,然后身影渐渐在层层包裹的线网中显现,正是一直东躲西藏的奈皮尔·墨。

此时的奈皮尔墨看起来狼狈极了,小丑鼻子都已经被天罗地网给勒得歪到了一边。

看得出来小丑现在很生气也很沮丧,两条腿不停的乱蹬,可他越蹬,那天罗地网就收的越紧,只是三五秒间已然像捆一个大粽子似的将奈皮尔墨捆了个严严实实。

直接活捉,太轻松了。

卡洛斯的脸上面无表情,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对方对空间穿梭的掌控和理解确实已入化境,算是这一类刺客中相当不可多得的高手,换一个金丹说不定还真会被他玩儿死,至少也是拖入不胜不败之局。但可惜,他遇上的是自己,地球人浪费了一个好局。

“收。”他左手一招,地上已经将奈皮尔勒成了一团的天罗地网直接就朝他飞了过来,细细看时才发现这并非是一个完全由灵力凝聚的东西,而倒更像是一件现实存在的法器,闪耀着妖异而真实的红光。

他还真不信,整个地球都是不死之身!

此时看台四周完全是满场的肃静,这整场战斗比起刚才艾俄洛斯和戈隆那场,简直是太平静了,两人从头到尾都还没有任何的身体接触,也没有正面交过任何一次手,那个奈皮尔更是拥有着足以让所有人都为之羡慕的逃命能力,可哪想到突然间就被活捉了?

许多人脑子此时都还没有转过弯来,可那被活捉的、刚才还惊慌失措的奈皮尔,此时的眼中却闪过一丝诡异的笑意,他距离卡洛斯已经很近了,而且还是对方主动把他弄过去的,毫无防备。

天赐良机!

白光猛然从奈皮尔被捆缚的身躯上剧烈闪耀起来,紧跟着,他的整个身躯都仿佛在瞬间坍塌,浓缩为一个白色的奇点,在经历一个极其短暂的停顿之后,白色的奇点爆发,刺眼的白光瞬间笼罩全场。

轰~~

小丑分身!

绚烂刺眼的闪光几乎是在瞬间便已将整个世界变为了白茫茫的一片,且不止是颜色,还有声音,看台上许多观众感觉连自己的听力都被剥夺了,仿佛世界存在的一切都在这瞬间失真,被那灵魂的爆炸所剥夺了存在的意义,眼中只有白茫茫的一片、耳朵里却只有安静到极致的无声。

灵魂爆破。

但凡是涉及由灵魂体引动的攻击,其威力都不可以常理计,那是另一种层面的伤害,无论你肉身有多强的防御都没有意义。而事实上这也是地界绝大多数以弱胜强的例子中,最常见的一种战斗方式,差着一个大境界,使用灵魂攻击无疑是最有效的做法,而看这个小丑刚才分身灵魂爆炸时的威力,如此近的距离,一般的金丹就算不死恐怕也得重伤。

而与此同时,在那阴暗的空间中,一只手也在爆破的瞬间同时伸了出来。

足以让满场惊惧的灵魂分身的爆破只不过是夺人耳目的东西,如果这看起来蛮牛一般的金丹大能会如此轻易就被干掉,那也就真是枉费奈皮尔一腔战意了。

那只是掩饰,真正的杀着是躲藏在阴影中的刺客!

只见那只手中看起来空无一物,可却又做着握匕状,挥动的瞬间,连同那片空间都直接被撕裂。

次元刃!

无形无状,却锋利异常,连空间都可以撕裂!

空间破裂,无声的裂纹宛若撕破了的画卷,沿着那次元刃出现的位置朝卡洛斯所在处闪电般蔓延。

死!

奈皮尔的瞳孔中闪过一丝精芒,他用这招已经干掉过好几个金丹了,简单但却有效,次元刃的锋利不是肉身物质所能抗的,他瞄准的是卡洛斯的脖子!看似瞬间的动作,可每一步都经过了精密的计算,包括空间穿越的距离、包括卡洛斯的反应和闪避位置!只可惜……

当穿越空间、当次元刃挥起的那一瞬间,奈皮尔看到的并不是卡洛斯的后颈脖子,而是一张正对着他的脸。

惊慌?被分身的灵魂爆破干扰?

不存在的。

由始至终,卡洛斯都站在爆破的最中心处气定神闲,甚至连半步都没有挪动过!

那足以让四周看台无数人为之色变的爆破力量,对他来说却宛若只是一个小小的烟火,他连眼皮都不会眨一下。

血魔族域外战场的统帅之一,靠的可不是什么战略指挥,而是强悍的实力,恐怖的战斗力!

之前那个地球人艾俄洛斯号称什么不死之身,可在卡洛斯眼里,不停的受伤再不停的复原,那算什么不死之身?充其量,不过是只搞笑的壁虎,被人切断了尾巴再重新长出来而已。

真正的不死之身是强横!是超越一切的强横防御,是让这世间万物都无法伤他分毫,那才够资格称之为不死之身!

就像他自己,和别的血魔族强者、甚至和地界其他绝大多数的金丹大能不同,别的金丹大能都是在不停的研究各种法则、研究天地,掌控天地之力掌控法则之力,似乎只有做到那一步才是真正的强者。可卡洛斯却不这样看,他没有理解那些深奥东西的天赋,有的只是一条道走到黑的超越一切的毅力。

他甚至从来都不懂什么叫法则,在他看来,那一切都是虚妄的东西,他也玩儿不明白,唯有自身肉身才是实实在在看得见摸的着的!所以他只专精于自己的肉身淬炼,而靠着恐怖的毅力和独特的天赋,竟也让他在这条路上走出了成果,成为地界位数极其稀罕的、不研究法则的金丹大能。若单以肉身论,无论是攻击强度、力量还是防御,他若是称第二,血魔族恐怕就没谁敢称第一,就算是血魔老祖也不行!

这区区爆破之力,在卡洛斯面前简直就个炮仗,还是那种三岁小孩玩的炮仗,不值一提!

啪!

挥动着次元刃的手猛然停在了半空中,被卡洛斯的五指轻轻扣住,紧跟着只是轻轻一扯,一股无可抗拒的巨力直接就讲小丑从空间层中拽了出来。而那被次元刃划破的空间,也在此时飞速的修补回原,四周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有被牢牢箍住了右手的小丑,就像一只被提着的小鸡仔一样,毫无抵抗之力。

“捉住你了。”

卡洛斯的脸上浮现起一丝笑意,并不是他没有在空间层去追捕对方的能力,而是他最烦的就是和这种弱者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与其自己去追,不如等对方送上门来。

可紧跟着……

噼啪噼啪~~

在他掌控中的奈皮尔的眼神也瞬间产生变化,嘴角微微翘起,整个身子都发出一阵震颤声。

嗡嗡嗡嗡~~

灵魂转移!

轰~~

炙白的光芒再次从被抓住的奈皮尔身上闪耀起来……

又是分身?

小丑已经又一次失去了踪迹。

四周的观众全都看呆了,这小丑简直就跟个鬼一样,神出鬼没不说,连身体都没一个真的!这都还能逃,简直就是不死的BUG!还有谁能奈何这个小丑?

四周安安静静,可卡洛斯的眉头却已经皱了起来,他是不在意那点爆炸力量,哪怕隔得再近也没用,但是,他很烦这种!

躲躲藏藏,遮遮掩掩,和自己玩弄这些乱七八糟的没用玩意儿,这是又逃到空间夹层中去了?当自己很闲吗?陪这三岁小孩过家家?

“血魔遁甲,空间禁法!”

他一声冷喝,身上那耀眼的铠甲相应,竟然瞬间从他身上脱落了下来。

啪啪啪啪啪~~只见那铠甲宛若活物一般,化为无数闪耀着符文的碎片,瞬间就在地上布出了一座大阵。

血魔遁甲、战符甲铠!

看台上偶尔有那么两个识货的都是眼前一亮,大流口水。

能将符文完全活性化,能赋予法器任意形变的能力,这在铸造师中都属于传说中的技艺,地界法器最鼎盛时期的巅峰之作!

这样的东西,就算在八级文明中都可以算得上是稀世的藏品,可没想到这血魔族的卡洛斯竟然也拥有一件。

是的,以他的肉身之强,他压根儿就不需要任何防护的装备。战符甲铠虽然有铠甲的外形,但显然不是防护性的,而是一种功能性的法器,尤其擅长追踪、擅长破除各种虚妄!卡洛斯已不知依仗此物追踪过多少隐匿的高手了。

嗡嗡嗡嗡~~~

地上那庞大的战铠符文阵在布下的瞬间就闪耀了起来,竟拉扯住了这整片空间,让整片空间都为之震颤。

卡洛斯身子微微半蹲,有狂涌的灵力灌注于他的大手,往地上微微一按,强大的灵力作为催动的源泉,将那符文法阵的力量在瞬间激发到最高。

轰隆隆!!

大地在颤鸣!

红色的符文纹路瞬间便沿着整个竞技场布满,紧跟着红光一闪,就像是核聚变般,有庞大的能量透过巨型符文阵被吸收,然后冲击爆发开,这过程来的太快。

轰隆隆~~~

整个竞技场一阵山摇地动,汹涌澎湃的灵力撞击着四周的壁障,非但打得整个防护罩一阵摇晃,且连场内那一方空间都在这剧震中被撼动、被撕裂。

噗噗噗噗~~

有无数个小丑同时从空间裂层中跌落了出来!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只见一个个小丑宛若下饺子般从那空间裂层中跌落出来,但这些小丑却似乎丝毫都没有因为被卡洛斯从空间裂缝中逼出来而惊慌失措,反倒是一个个自己做着自己的事。

他们姿态不一,有的在耍着杂技球、有的在转着呼啦圈、有的揉着眼睛嚎啕大哭、有的则是手舞足蹈嘻嘻哈哈,原本充满杀伐之意的竞技场,此时被越来越多的小丑充斥,竟是显得宛若一场荒诞的闹剧!

太多了,数量太多了!

若只是十个八个,卡洛斯不会惊讶,地界擅长灵魂分身的种族并不少,但十个八个差不多也就是他们的极限。可看看这现场,那是足足上千个之多!

卡洛斯是猜到这小丑的分身或许不少,但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上千个分身?地界有什么分身之术可以达到这样的程度?

没有,一个都没有!要想做到这一点,有且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幻象!这一切都是假的!

竟然,是自己最讨厌的那种类型……

乔卡洛斯是很强,堂堂金丹大能,而且还是纯粹的肉身金丹大能,即便放眼整个神域地界都不可多见,实战力绝对恐怖。这让他从来都不畏惧有任何人敢在他背后偷袭或者捅刀子,他甚至喜欢那种感觉,反正只要是和他来硬的,他都喜欢,可唯一讨厌的就是这种躲藏在阴暗里玩弄心机和幻象的家伙,因为他不擅长这个啊……如果要是能轻易玩弄法则,他又何必辛辛苦苦的去走纯粹肉身证道之路,这可比研究法则难了一万倍!当然,更用不着花大价钱去修复这身得自远古战场的、仅仅只是辅助功能性的战铠,因为他最缺的就是这方面的东西。

“血魔遁甲,破障!”

卡洛斯的声音中已经满含了怒意,这还是第一次,他对付一个区区新晋金丹,竟然被逼得使用了两次战铠!要知道,这从古战场上得到的战铠虽好,但充能是件很麻烦的事儿,用现在星盟流通的金星石根本就激活不了,而是要收集一些远古的能量,十分麻烦。

那碎片般密布在地上组成阵图的战铠瞬间就活动了起来,宛若自然变换,半秒不到的时间,一个新的符文法阵已然布下,闪耀着金光,带着一丝远古龙族的气息,这是破除一切迷障幻象最实用的技法!

源自于古老的传承,源自于古老的技艺,战符甲铠,绝世无双!

“给我破!”

灵力灌注,金光大盛,在刹那间笼罩天地、净化一切!

四周无数的小丑消失了,竞技场原本的样貌出现在了他眼前,这让卡洛斯那阴沉的脸色稍稍为之一松,可还没等他彻底放松下来,更奇怪的东西出现了。

他看到那个小丑站到了自己面前。

不,准确的说,这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小丑了。

这家伙长得和自己一样高,一样强壮,甚至,连灵力层次都相当!那古铜色的皮肤上闪耀着一层层被法则祝福过的光芒,那是强行肉身证道的金丹大能者才能拥有的东西!

这小丑,那个刺客,竟然是和自己一样以肉身证道的金丹大能者?!

卡洛斯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

以肉身证金丹大能者之道,整个地界能做到这一点的人都屈指可数,无一不是各大文明中的知名大佬级存在,拥有这样的实力怎可能去做一个地下世界的低贱杀手?何况,这都不是什么稀少不稀少、身份不身份的问题,能以肉身证金丹大能之路者,无一不是极其好战的战斗狂人,而且必然拥有着一颗时刻都想与人正面搏杀之心,否则修肉身做什么?不就图一个痛快吗!怎可能像这小丑先前的作为一般,东躲西藏!

但是,若说这是假的、若说这是幻象,可自己用战符甲铠所布下的破障法阵明明就还存在于这竞技场中,且还在不停的闪耀着带有龙息的金光,一切迷惘之物在这金光面前都会无所遁形,又怎么可能假得了?

轰!

不等卡洛斯将这烧脑的问题思考个明白,对面的拳头已经砸了上来。

粗壮的手臂看似没脱离肉身凡胎的范畴,招数也似乎相当一般,可那狂猛的力量却是远在数十米外就已经将卡洛斯的身子都直接压得微微后退了半步。

一丝精芒在卡洛斯的眼中掠过,右拳一握,自有一股狂暴的力量宛若从熔炉中涌起,将他的整个拳头在瞬间渲染得通红发烫,对准对方的攻势一拳轰出。

轰隆隆~~~

恐怖的震荡声响彻天地,一道以音速扩散的巨大音波波纹瞬间冲散全场,将那防护罩给震得猛然剧晃,几欲裂开!这可是先前艾俄洛斯和戈隆死战时都没能撼动的防护罩,可此时仅仅只是力量的冲击,并无任何法则规则的碰撞,竟然就能达到这样的地步!难怪都说肉身成圣的都是怪物,他们或许没有那些擅长规则手段的掌控者一样让人死的不明不白,但最直观体现的力量却是足以引燃所有普通人视线的最佳火药。

卡洛斯能感受到来自对方拳头中那种澎湃的气血之力、能感觉到对方旺盛而炙热的战意,就如同自己一生都在苦苦追寻的那个虚无缥缈的对手和知己!

痛快!痛快!

他从没有想过居然能在面对地球一个刚晋级的金丹刺客时,竟然可以让自己打得如此痛快。

能以肉身证道,且身为血魔族域外战场的统帅之一,他可是真正的好战份子,比神域地界大多数那些叫嚣着挑战这个挑战那个的所谓战斗狂要疯狂得多!被人恐惧的域外战场天天杀戮不断,可对曾经的他来说却是宛若天堂般的存在。

但自从肉身证道大成,他已经有很久没有在域外战场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场了,并不是说那里就没人是他对手,而是根本就找不出任何一个可以与他用肉身决一胜负的真正战士!那些玩弄各种规则手段的强者是最让卡洛斯不屑一顾的,都是写没卵子的东西,没一个敢像个男人一样站到他面前来堂堂正正的打上一场。

可现在,那个人出现了,就是眼前这看起来荒诞可笑的小丑!

“杀!”

卡洛斯的双眼都因为兴奋而赤红了起来,从他身体中疯涌而出的灵力竟然宛若血色火焰般燃烧起来,而对手竟也与他一样!若不是有战符甲铠的符文阵就定在这里,他都忍不住又要怀疑这是不是幻象了。

但现在,没有疑惑,他相信战符甲铠的判断力,这东西从来就没有出过差错,传承自远古的八级文明,蕴含着一丝这个世界早已不复存在的龙气,没有任何幻象可以在战符甲铠的探照下装神弄鬼!

这是那个小丑真正的实力,就和之前那个地球人艾俄洛斯一样,他们是真正的战士,而且比那个艾俄洛斯更强。

没有阴谋、没有刺杀,有的只是堂堂正正的对轰,是血与肉的碰撞,是最能让卡洛斯发自骨子里兴奋起来的东西和元素!让他战意高昂、让他热血沸腾、让他痛快淋漓!

轰!轰!轰!轰!

恐怖的对轰声不停的在场中震响,每一次对轰都宛若一次剧烈的地震,将这整个场所、乃至半个机械城都震得嗡嗡做响!

可兴奋起来的却仅仅只有卡洛斯一人而已……

除了他那恐怖的轰击声之外,整个竞技场都是死一般的宁静,看台上的血魔老祖更是脸色铁青。

卡洛斯,在做什么?!

只见他正双手互搏,左手与右手不停的对轰,甚至是相互交错轰击在他自己的肉身上,将他自己打得口中溢血,却还大呼痛快!

这、这是疯了吗?

不错,肉身证道成为大能者,卡洛斯确实堪称拥有着地界最强的防御之一,号称不死之身。但同时,他的拳头也是地界最强的矛啊!对这个专精于肉身的怪物来说,有什么是他的拳头不能解决的事儿呢?就算是他自己那号称不死之身的最强防御,在他自己的拳头面前也的败下阵来。

幻术?

不可能!

血魔老祖十分清楚卡洛斯的能耐,灵魂是他唯一的弱点,抵御幻术方面他确实不擅长。但血魔老祖也更清楚他那件至宝战符甲铠的作用和能力。一切迷幻之术都是障眼法而已,而在卡洛斯那战符甲铠的符文阵面前,没有任何迷幻之术可以产生哪怕一丁点的障眼作用,那可是蕴含了一丝龙气的至宝,任何迷惘在真龙气息面前都得消散。

可事实却又摆在眼前,那个地球人,是如何做到的?!

他忍不住看向场中,却见那个小丑一样的东西,此时竟然坐到了竞技场的旁边,一边看着卡洛斯疯狂的自己攻杀自己,一边啃着一个……一个苹果?!

“这是……傀儡术?!”朱利安简直惊呆了,两只眼中金光乱冒:“他把那个金丹当成他的傀儡了?”

在冰极世界出生,傀儡术是他们最感兴趣的话题,也是她们最擅长的,而此时场中的卡洛斯,看起来就像极了一个被操控的傀儡,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哪怕就是让他自杀也会毫不犹豫。

“不是傀儡。”王重摇了摇头,忍不住笑出声来:“用奈皮尔的话来说,他将这称之为大魔术师法则……”

说白了,这类能力的根基就是幻术,虚假,蒙蔽,诱导等等,然而奈皮尔却理解了幻的极致,他的灵魂他的本质,他所经历所崇拜的一切在得到大魔术的时候得到了提升,成就人类第一金丹,同时也让幻术的能力提升至法则层面——幻化!

由虚到实,成就大成,让虚妄变成真相,什么法器也破解不了的恐怖力量。

所以卡洛斯的战符甲铠无法破解,因为这压根儿就不是幻术!

在卡洛斯的世界里,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真实的。那个和他不停对轰的小丑就是他自己,因为好战是他的本性,而无论是出于自负还是性格,他最大的对手由始自终都只有他自己而已。奈皮尔所要做的只不过是挑逗出他的心魔,然后再将他的心灵视线遮蔽掉一半,让他将那半个卡洛斯视为一个完整的人,剩下的所有一切,就是卡洛斯自己的剧本了……

“还可以这样?”朱利安若有所思的样子,尽管她完全没听明白。

奈皮尔的苹果已经啃完了,又摸出了一个香蕉,香蕉啃完了,又摸出一个梨子……这家伙的口袋里就好像装着永远都拿不完的水果。

而在场中,卡洛斯的速度已经开始变慢了下来,不是体力不支,而是他受的伤已经太重了,两只手都在用最强的力量不停互拼,以伤换伤……

人类最难战胜的就是自己,再强的人也是如此。

四周从先前开始就一直都保持着安静的状态,全世界都早就已经预料到了卡洛斯的结果,唯一不知道的只是在战斗中的他自己而已。

呼哧呼哧……

卡洛斯终于停了下来,气喘如牛,浑身到处都是凹陷的重击之伤,翻腾的气血和乱涌的灵力四处溢散,竟让整个竞技场都笼罩在一片腾腾的血雾中。可他的双眼却仍旧还如同斗鸡眼一样相互对视着,目露着愈发凶厉的光芒。

而一直坐在场边的奈皮尔此时终于站了起来,扔掉手里的一把煮鸡蛋壳,拍了拍手。

“是时候谢幕了。”他笑嘻嘻的说道,然后轻轻的打了个响指。

卡洛斯感觉到一种浓浓的危机的杀意笼上心头,那个从未曾遇到过的强大的敌人就近在眼前,似乎终于也已经精疲力竭、油尽灯枯,可那浓烈的杀气却是在瞬间爆涨!

他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照着对方的脑部要害狠狠轰了过去,而对方居然也做出了和他一模一样的反应与动作。

“死!”

凶厉的目光绽放,卡洛斯仿佛回到了曾经弱小时在战场上拼死搏杀的痛快日子,那种对生死的恐惧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兴奋而激动,身上所有剩余的恐怖力量都在这瞬间爆发出来。

轰!

一阵血雾爆溅,那颗号称不死之身的脑袋竟在这瞬间宛若烂西瓜一般碎得四分五裂,红的白的,无数脑浆血浆四处喷射,一颗金丹从那破碎的脑袋中迸飞了起来。

残存于金丹中的残魂意志终于在这瞬间清醒了过来,他看到自己那铁打般的双拳正深陷在他自己的脑子中,整个脑瓜子都被打得分了瓢,只剩下那具无头的尸体一动不动的矗立在竞技场中央,而他的对手,那个刚才还被他视为‘知己’的小丑战士,此时却恢复了他原本那浑身没三两肉的弱小样,嬉皮笑脸的站在自己的尸体旁边露出夸张的表情。

自己,输了?!

不等他这念头转完,下一秒,一道金光飞掠,卡洛斯的金丹被一股力量汲拽,飞速的落到了看台上血魔老祖的手中。

他的内心愤怒,但脸上却是毫无表情,一声不吭。

血魔族已经折损了一个金丹,不能再折损第二个!即便这个小丑很可能并没有摧毁金丹的能力,但血魔老祖不想再冒险了。

这是……又赢了……是又赢了吗?

和之前艾俄洛斯获胜时的欢呼震天不同,此时的看台上鸦雀无声。

这一战,似乎有点太过轻松的感觉,轻松到就连看台上的马东等人都有点不敢置信或者说不真实的感觉。

同样是击败金丹大能,先前艾俄洛斯的胜利,爆发了无数底牌尚且那么惨烈,原以为那已经是地球人的极限,可没想到,奈皮尔竟然能赢得这么轻松?他甚至只是坐在那里吃了几颗水果而已,这、这……

何止是马东,整个看台上现再都没几个人能说得出话。

太难以置信了。

血魔族首战战败,戈隆竟然被那个地球人角斗士斩杀,说是戈隆大意也好、说是戈隆之前受的伤害没好也好,这都算了,毕竟那地球人的天赋摆在那里,又得到过泰坦的指点,甚至还学习了泰坦的秘法,确实是强大。可第二战这是什么鬼?堂堂血魔族三大统帅之一,域外战场的常胜将军,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输在那样一个名不经传的东西手里?!虽说都知道这小丑是地球唯一的金丹,可你也就是个刚刚晋级的小金丹而已啊,凭什么能这样虐杀一个大能者?凭什么?!

血魔族的看台方向已经彻底的安静下来了,战前绝对没有任何人想象过这样的局面,地球那边的王重和木子还没上,血魔族就先输了个零比二,这些地球人到底都是些什么鬼?这都从哪里冒出来的?不管他最后那诡异的手段是何道理,不管他是不是刚刚晋级,可击杀了卡洛斯,那就是高手!这样的高手,怎可能在地界如此默默无闻?!

艾俄洛斯如此,这个奈皮尔如此,那地球的其他人呢?

王重和木子就不说了,墨星辰、朱利安、弗拉基米尔、格莱、墨问,这些人是不是也是如此?

血魔老祖脸色阴沉,五人的资料瞬间在他的脑海中走了几十遍。

说实话,血魔族的情报调查这次是真的栽跟斗了,竟然是直到这些人出现在赛场上,他们才知道地球最后的出场名单。现在两战连败,而且对方居然连最强的王重和木子都还没有上场!这不止是因为地球的实力确实很强,也是因为情报方面的缺失!如果早一点对这两个人的实力有所了解,无论是让戈隆和卡洛斯预做防备、亦或是派出更针对性的高手,都不至于会接连输掉两场。

甚至即便是旁观者清的角度看过了刚才那一战,可血魔老祖都仍旧是没搞懂那个小丑到底是用什么方法迷惑了卡洛斯,唯一看出来的,就是那个小丑拥有的是一种规则之力,这是一个刚刚晋级的小金丹能达到的境界吗?

地球有一个王重如此也就算了,再出一个艾俄洛斯也忍了,连这个名不经传的小丑竟然也是这样?!

血魔老祖算是看出来了,地球这些实丹也好、刚刚晋级的金丹也罢,似乎都能直接触及到法则的境界!要用地界的实力评判标准去衡量这样一帮人,那简直就是大错特错。

如此重要的信息啊,血魔族竟然一无所知!反过来,地球对自己这边的情报却是相当了解,无论是戈隆还是卡洛斯,他们的成名招数甚至战斗风格,明显全都是在别人的意料之内,出战的这两人,都是相当针对!特别是这个小丑,有如此迷惑能力,这可能还真是地球对付卡洛斯的唯一手段,否则要说和卡洛斯硬碰硬的话,地球人一个都不是对手!能击败卡洛斯的,只有他自己!

情报信息的不对称,这本该是高等文明用来碾压低等文明时最惯用的手段,可没想到,血魔族竟然在这方面被地球碾压!那接下来呢?对方除了王重和木子,会不会还有第三个像艾俄洛斯或是奈皮尔这样的隐藏高手?

这还是第一次,自文明战绝对开战那天起,血魔老祖第一次感受到来自文明战的压力,血魔族,有可能会输?

这可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痛快!哈哈,痛快!”泰坦族长哈哈大笑:“血影老儿,我看你们血魔族今天是要完蛋的节奏!这可已经两败了,哈哈哈,要不要你这个老祖赶紧跳出去稳定下局面?你们血魔族里这些金丹,不够看啊,一个幻术就给玩弄到死,实在太偏科了!”

泰坦族长显然是能看得出小丑的不凡的,知道这绝不是普通的幻术,但他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是故意这样说,这确实是卡洛斯唯一的弱点,也是现场大多数人眼里最简单有效的解释。

肆意的调侃声,就算隔着几十米远都能嗅到那个泰坦脸上的得意味儿,血魔老祖却只是深吸了口气。

现在可不是和泰坦族那老东西口舌之争的时候。

自己上?面对这神秘到了极点的地球,血魔老祖亲自上场显然才是唯一有十足把握胜利的,但地球在掌握两胜的主动下,完全可以用田忌赛马的方式,让一个弱者来换掉自己,那就是凭白将血魔族最大的王牌送给对方。

澳门银河娱乐场-登陆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