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登陆网址

风生水起 第七十九章 有请祖师爷上身!(3)

作者:道门老九书名:风生水起更新时间:2017-03-01

本站域名 www.sanbozhisheng.com
(澳门银河娱乐场)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张恩溥这回真哭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看小旱魃咬上了瘾,这大旱魃也牟足了劲,张开嘴,就朝着张恩溥的脖子上咬,誓要吸干他的鲜血。旱魃成天呆在棺材里,也不刷牙也不漱口的,这嘴里的味道自然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比吃了大蒜还要难闻,张恩溥差点没给熏的晕过去。不过他还是坚强的挺过去了,一脚踏在了旱魃的胸口,借着这个势头摔在了不远处的乱石堆里。奇趣小说〓〓wwW.qiQuxiaosHUO.Com

张恩溥双手用力一撑,摇摇晃晃的从泥巴地里爬了起来,那身崭新的八卦道袍已经跟野战部队的迷彩服没啥两样了,上上下下全部是数不清的裂痕和泥点子。而且爬起来的他,目光却恍恍惚惚,而且视线没有落到自己的对手旱魃的身上,看来他刚才那个狗啃泥,摔的有些个够呛。

旱魃并没有什么恻隐之心,也没有尊老爱幼的光荣传统。虽说它是僵尸里的进化体,智商多少有那么一点,但保留更多的,却是一种先天的兽性,一种野兽嗜血的本能。此刻,在她那对火红的瞳孔里,张恩溥就是她的猎物,所以对于自己的猎物,她也不需要客气。咚咚咚三声过后,旱魃就跳到了张恩溥身前两米远的位置,如龙卷风般扑了过去。

眼见旱魃的爪子就要击中自己的面门,张恩溥下意识的摆开了动作,但见他身形一矮双手一个托臂式,右手托着旱魃的手肘部位,左手扣死了他的手腕,身体向侧一晃。顺势一摔,旱魃的身体即被摔了起来。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又快又流畅。

张恩溥眉头一蹙,随即舒展了开来。一丛雪白的山羊胡须无风自扬。联想起自己刚才那个随意发挥的动作,正是太极拳的架势,他是吃这碗饭的人,经年遇到些奇闻怪事,不练几手功夫,光靠符纸咒法,又哪里能混得下去?就拿今天遇到的这个旱魃来说,这可是纯体力活呀!都说太极拳以柔克刚,他也是这么练的,但张恩溥始终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把这门拳术用在旱魃的身上,唉!也不管了,不管黑猫白猫,能逮到耗子的,就是好猫,既然有门,我就勉强试一试吧!想到这,张恩溥捋了捋袖子,原本黯淡下去的面容又多了三分信心。

不过这旱魃的反应也够快,而且抗打击能力惊人,落地之前僵硬的膝盖一提,就即稳稳的站定,没有被直接摔倒。这让张恩溥刚刚流露出的一丝笑意刹然而止。

而旱魃受了一挫,却面无表情,站稳之后又一次挺起两只爪子轰向张恩溥地面门,这一次打得比上一次更凶猛更加快速。不过张恩溥的表情仍然不慌不忙,一招太极拳单鞭式使出,架住旱魃击来的爪子顺势一引,同时脚下一个勾挂向她的脚腕一扫,旱魃这次终于彻底的失去身体的平衡控制,轰然倒地。

只见她又若无其事的从泥地上窜了起来,不过这一次不等到她进攻,张恩溥即抢先向她发动了攻击。只见张恩溥伸手抓住了旱魃的手腕猛地向后一撤身,刚站起来的旱魃立足未稳,被牵引之下不由自主的脚步啷呛向前了一步,同时上半身折了下去,这个时候张恩溥突然改退为进,后步上前,同时扭身一肩重重的撞向旱魃前俯的胸口,将旱魃撞得“咚咚”向后连退几步。

太极拳的反击力度再大,都是有个限度的,也不可能将力量无限的放大,。张恩溥知道要是让旱魃这凌厉无比一击砸中自己的脑袋,只怕自己会立即昏死过去。当下他双手一托,托住了旱魃的爪子,以“四两拨千斤”的方式顺势一拨,旱魃的两只胳膊随着身体不由自主的转了一圈,落空了。

张恩溥正要趁机上前再给她来一下子狠手,岂料,旱魃猛地张开大嘴,瞬间超过了人类的极限范围,一转眼就变成了一张血盆大口,锋利如同锯条一般的牙齿咔嚓咔嚓的咬向了他的咽喉。

眼见这只打不死的东西又来了,正在前冲地张恩溥苦笑一声,现在已经无法后退避让。好在他临危不乱,身体突然来了一个铁板桥,腰几乎弯成九十度向后一仰,旱魃的牙齿险到万分的下巴划过。

连续好几次抢攻都和这只猎物失之交臂,怒火中烧的旱魃变得更加可怕,钢鞭一样的双臂接二连三的向张恩溥的脖颈上插去。面对这种攻击,张恩溥“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地太极拳也奈何她不得了,当下张恩溥决定改被动为主动,一个炮捶加单把,将全身的力道聚集在了一个点上,直接跳起,凌空轰在了旱魃的肩膀上。

旱魃却没有躲避,直接的挨了张恩溥这两下,趁他还没有收手的瞬间,又伸直双臂,整齐的插向了张恩溥的脖颈,张恩溥微微一侧头避开,岂料,这旱魃这次竟然不再采取直线攻击了,一击不中,胳膊竟突然一歪,顺时针转了九十度,仿若电锯一般切向了张恩溥的头颅。刀锋似的指甲盖一下子扫在张恩溥的脸颊,登时将张恩溥的脸颊扫出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

击中张恩溥的旱魃攻击动作不停,两只脚如踩了弹簧般跳了两步,铁锤大小的拳头再次命中了张恩溥的肚腹。张恩溥只感觉五脏六腑像是雷击了似的翻腾不已,几乎要呕吐。紧接着,只感觉到两边肩膀一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却发现那旱魃正露出排红中参白的獠牙,桀笑的望着自己。她那十个黑鳞鳞的指甲盖,正扣在自己的锁骨上,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张恩溥本能的一矮一晃,想要避开。却只听得撕拉一声,自己这身道袍的两只袖子一眨眼的功夫就被扯了下来,还好自己动了一下,不然扯下来的就是这对胳膊了。张恩溥心头狂跳,暗自庆幸不已,怎料好日子不长,这旱魃丢了袖子,便再次扣住了他,十指硬生生的刺进了他的胸口,然后怒吼着举了起来。旱魃的力量之大远非常人可比,怕是几百斤都不止。张恩溥整个身体被她托到了半空,远远掷去,第二次摔到了坟地边缘,这一回比之先前算是倒霉得多,张恩溥落地时背脊正巧杠在了一块石头上,又不知断了几根老骨头。

“啊!”张恩溥惨叫着跪了下去,低头一看,幸亏里面穿了棉衣,虽然比较薄,但也没被刺断,但却凹下了一个恐怖的角度,血用一种连豪放都不足以完美形容的姿态向外喷涌,显然着周围的血管已经被旱魃那一拉一扯彻底撕裂,断骨突出表皮,狰狞的在空气中炫耀一种残酷的暴力美学。

浓重的血腥味在空气中慢慢扩散开来,这味儿一进入旱魃的鼻子里,立马变成了某种鲜甜的美食,让她停在原地,一阵陶醉。看到这一幕,张恩溥的脸面由青转白,又由白转黑,一瞬间就变了三变。旱魃的心思他自然知道,自己丧命倒是小事,但一旦放过了这只旱魃,却无异于是放虎归山,要知道这附近还有两座村子在那里搁着,这东西万一跑到哪里去吸食血液,必当卷起一阵血雨腥风,到那时候,就悔之晚矣了。想到这,张恩溥突然咬了咬牙,管他个三七二十一,这最后一招只能提前用了。未几,张恩溥忍着剧痛站了起来,抽出了一直背在身后的龙虎天师剑,收剑而立,左手大力拍向自己的胸口,一道鲜血喷向手中的天师剑,右手在剑身上一抹,让这绯红的血珠浸润整块金属。然后闭上眼,念出了一段亢长的咒语。

“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

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

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包罗天地,养育群生。

诵持一遍,身有光明。三界侍卫,五帝司迎。

万神朝礼,役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亡形。

内有霹雳,雷神隐名。洞慧交彻,五气腾腾。

金光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玉皇光降律令敕!”

就在咒语念毕的一刹那,张恩溥两眼爆出了一团精光,左脚屈,右脚直,排兵布阵一般的连行了九步,腰肢一动,如风摆杨柳般转了一圈,姿势甚为怪异,却又无可挑剔。要说他这步伐是随意走出来的吗?非也非也。要是认真的起来,这里面还有一套大学问。张恩溥的这套步子,唤作‘禹步’,禹步禹步,传为夏禹所创,故称禹步。禹步借用八卦乾、坎、艮、震、巽、离、坤、兑与中宫9个方位,象征汉代九州名,作为周旋之地。是道士在祷神仪礼中常用的一种步法动作。道教崇拜日月星辰,尤重北斗七星,认为以此步态祷神,可遣神召灵,获七星之神气,驱邪迎真。道士行气或入山林,亦多用之以聚气、驱邪。而这禹步依北斗七星排列的位置而行步转折,宛如踏在罡星斗宿之上,故又称“步罡踏斗”。

走完了禹步,张恩溥长剑自下而上,斜指着旱魃,空出的另一只手蘸了一点血液,在虚空中结出了三个漂亮的手印,最后三个动作的残影叠加在了一起,狠狠的摁在了自己的眉心上,这一招,正是天师道的绝学:三花聚顶!

“噗嗤……”强烈的不适在张恩溥的喉咙里翻涌,他控制不住的又喷出了一口血雾,但手上的动作却并非因此产生一丝一毫的停顿。

“天师道第六十三代传人张恩溥,有请祖师爷上身!”一缕血线从张恩溥的嘴角里了下来,他那洪钟般的呼唤亦如钱塘江大潮般,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出。

“嗡……”与此同时,紧握在张恩溥手中的天师剑一阵颤动,像是在发出远古的鸣叫,又好像在迎接着什么的东西的到来,剑身的颤动幅度越来越大,张恩溥也跟着剑在那里得瑟,就跟打摆子似地,就差嘴里吐白沫子了,便能用板车拉去,找医生当羊癫疯治了。

但奇怪的是,张恩溥周身的疼痛感却随着节奏的剧烈而开始渐渐地消失,并且身体内好象有一种变化,那感觉,就好像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从自己的胸口散发,涌向了身体各处。那股神秘的力量每掠过一处,就迸发出一阵说不出的淋漓畅快。力量充斥着大脑,渐渐的,张恩溥的神智也开始清晰,就连那双眼睛也开始变的有神了起来。

张恩溥只能感觉到身体的变化,但他却看不到,因为某种神秘的通灵召唤。他体内的各个细胞正在一个接一个的发生着裂变,一个变两个,两个变四个。而且细胞的能力并没有因为一分二,二分四的分化而削弱,相反,这些细胞反倒会自主进化一般,一个细胞裂变成两个,不光数量发生了改变,就连质量也都发生了巨变。它们,在自主进化!

当然,这一切细节张恩溥并不知情。细胞一个接一个的分裂着,而他的整个身体结构也发生着短暂的变化。

这时候,令人惊奇的一幕发生了。张恩溥的感觉从脚底开始,渐渐的,感觉到脚底有些异样,那种感觉有点痒,就好象是伤口在愈合。起初这种感觉还很小,但很快,这种感觉从脚底一下次蹿便全身。

猛然间,只听得张恩溥那瘦骨嶙峋的身体忽的发出一阵骨骼裂响,霹雳啪啦的,好不热闹。手臂上的肌肉也在同一时刻老树攀枝,枯木逢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膨胀起来,将那件原本宽大的道袍,承托的愈发合身起来,现下里定睛子一瞧,若不是这老头儿白发苍苍的容颜并未改变,但看那身材手脚,还真以为是个二十三四岁的东北大汉,雄赳赳气昂昂的。也幸亏刘大少等人不在场,不然指不定得惊诧成了几般模样。

澳门银河娱乐场-登陆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