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登陆网址

从零开始 第六章 宗教疯子

作者:雷云风暴书名:从零开始更新时间:2017-03-01

本站域名 www.sanbozhisheng.com
(澳门银河娱乐场)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虽然眼前的一切让我很震惊,但我却不得不装出一副什么也看不到的样子,因为此时我们的眼睛都还是蒙着的。幸好,蟹人在关闭了入口并伪装好下来的楼梯之后就迅速的解开了我们的眼罩,我自然是装做很惊讶的对眼前的事物表现了一番。奇趣小说》》WwW.QIquxiAoSHUo.Com

这些震惊了我们全部人员的其实不是什么人工建筑,也不是什么自然奇观,而是一个仿佛动物博览会一般的展示厅。这个巨大的不象话的地下空间内密密麻麻的排列着无数种我们见过或者没见过的生物,而这些生物的总数量已经多到了我无法目测算的地步。

我们龙族都殖入了辅助电子脑,所以大数量读数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难事。打个比方,随便抓一把米往地面上一洒,正常人想知道其中到底有多少粒米得蹲那里数半天,而我们只要看一眼就能知道准确数字,甚至可以根据要求说出其中完整度达到某一比例的有多少。按说这里的生物排的这么整齐,我们是可以一眼数出来的,但问题是这里的生物多到我一眼看不到边,因为不知道视野范围外还有多少生物,所以我也搞不清到底有多少,只知道目视范围内的已经超过了一千七百万个个体。

如此多的生物集中在一起,简直像个超级动物园,不,应该说是个超级标本库,因为这些生物全都两眼无神一动不动。我听不见他们的呼吸和心跳,也感觉不到它们在移动,看起来它们就象是停车场上的汽车。

就在我们还没缓过劲之时,带我们下来的三个蟹人一起走到了其中的三个空位边上,然后倒退着排列到了队伍里。正当我打算问他们到底要干什么的时候,这三个家伙居然一起从那些大螃蟹的背上爬了出来。我惊讶的发现他们的腰部以下居然还连接着两条看起来很正常的腿,而那些大螃蟹在他们离开后也和周围的生物一样变的两眼无神呆立不动了。

我和玫瑰惊讶的互看了一眼,从对方的眼睛中我们了解到我们有了一样的猜测——这里的这些生物全都是他们的坐骑,或者说是代步工具。我现在终于明白他们为什么叫寄生族了。

玫瑰靠过来小声道:“这下知道日本人为什么要骗取他们的信任了。”

我把玫瑰的头亲热的搂到自己怀里,趁机在她耳边小声的说道:“如果我早看到我也骗了。”

“赞成。”玫瑰装做亲我的样子在我耳朵边小声的道:“一会争取把他们这些人全都挖回去,这将是一支极限战术部队,一对一百那种。”

“放心,进了我嘴里的就没吐出来的。”

五月凑过来大喊道:“喂!你们俩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那么亲热好不好,欺负我没女朋友啊?”

我和玫瑰看了看五月,然后非常有默契的一起把爱之环伸了出去。“看到中间的双心标志了吗?只有在现实中领过结婚证的真正夫妻拿到的爱之环才有这个东西。我亲我老婆(老公)关你什么事?”

“OK,OK,我消失还不行吗!”五月灰溜溜的闪到了一边。

玫瑰立刻示威性的再给了我一个吻,同时趁机在我耳朵说道:“不一定要人,搞到操纵方法也行。”

玫瑰真是太聪明了,这么短时间内就想到了如果第一方案不行的时候使用的第二方案。看他们这些家伙进入这些坐骑的方式似乎是某种魔法能力,如果不是本族的专用魔法的话说不定会有办法进行学习,只要能把技术带回去,要不要成品也没多大问题。生物我们自己也能抓,关键就是要学会怎么用就行了。

那三个寄生族的人从大螃蟹上跳下来之后立刻走到了我们面前,他们的身高似乎就是比人类要高出一大截,我站他旁边刚到他胸口下面一点。

“跟我来吧,我现在带你们去见我们的族长。”

我们点点头并迅速跟上,其他人都在望着沿途的那些奇怪生物指指点点,而我和玫瑰则忙着套这些人的话。

玫瑰做出一副懵懂少女的模样问道:“我看你们刚才把那半截螃蟹身体给脱掉了,是不是你们的身体就是两部分啊?”

那个寄生族的人立刻笑着道:“那不是我的身体,只是坐骑而已。我们寄生族可以俘获各种各样的生物作为自己的坐骑使用的。”

我赶紧插嘴问道:“那你们是不是出门的时候可以随便换坐骑啊?”

“当然。”对方得意的回答道:“要不然你们以为这里这么多的生物是摆着好看的吗?我们全族的人加一起也没这么多,这些生物都是用来根据不同任务需要进行替换的。不过我们一般都有自己的专用坐骑,骑别人的坐骑会欠人家的人情,大部分时间我们都是自己抓到的坐骑自己用。”

“这么说来你们不是像部族的英雄一样了吗?”玫瑰问道。

“那当然。”寄生族的这几位显然还是年轻人,被玫瑰一说立刻就热血沸腾了。“我们可是族里除了贝里之外抓的坐骑最多的几个人,在我们那里坐骑多就等于荣誉高,抓的坐骑越大越难抓越能说明自己的能力,同样的,战斗中强力坐骑的战斗力对自己也是一大帮助。”

玫瑰立刻一看这些家伙已经来劲了,立刻趁热打铁道:“那你们是怎么抓坐骑呢?是冲上去和它战斗把它打死吗?”

“当然不是。”带头的那个寄生族人道:“打死了就没法骑了,必须要活的,而且要健康强壮的,老弱病残抓回来只会被族人取笑。”

“那一定很刺激,快给我说说。”玫瑰继续发挥自己的强大魅力优势。其实根本不用玫瑰费劲,年轻小伙都喜欢在姑娘面前炫耀自己的能力,说起自己的特长自然比谁都激动,你不让他说他反而会生气。

这三个家伙果然立刻就中套了,争抢着说道:“首先你必须选择一只自己能搞定的生物,这点很重要。如果你选了一只超出自己太多的生物,那基本上就是自杀。当然,如果你真选了一只这样的生物并意外的成功了,那你无疑会成为英雄。”

“太刺激了。”玫瑰适时的往这三个家伙着火的神经上浇了桶油以帮助他们更加兴奋。

那些家伙又抢着说道:“选择好了怪物还得让它落单,否则你的抓捕可能会被它的同伴干扰。之后你就要小心的靠近它,千万记得不能被发现。既然你想抓这个坐骑,那它必定有某种特长,这就意外着目标坐骑都很难对付,所以必须在它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靠近,一旦变成正面战斗,那就不好办了。当然,如果你实力足够,比如像我们这样,正面战斗也没什么不可以。”

“那之后呢?你们就直接冲上去打吗?”玫瑰一副听的很激动的样子。

“打是要打的,只是不能光打。主要是控制,要稳住你的目标,最好是能爬到它的头上,因为连接时需要从这里进入他们的控制中枢。”

“那爬上去之后呢?”

“之后就是最辛苦的部分了,你必须把自己的腿贴上这家伙的脑门,然后使用融合魔法把自己融合进它的头部,但要注意这个过程中别被甩出去了,而且部分生物能够的到自己的头顶,这个就得当心,别融合到一半被抓住就完蛋了。”

“是不是融合完成了就算抓到了?”

“不完全是,之后就跟驯服野马一样,骑上去抵抗它的挣扎,用自己的意志力去清洗对方的意志力,直到把它的思想完全抹掉就算彻底完成了。”

“那要是他反抗的很厉害呢?比如他们的精神很强大,要是反过来把你们给抹杀了怎么办?”

“融合咒又不是摆假的,如果不能抹掉对方的神志也不会反过类被抹杀掉的,不过一旦出现不能抹杀的生物你就得赶紧跑,因为融合咒在你离开后还可以麻痹对方十几秒,这段时间内你要能跑掉就算安全了。当然,我们在抓捕前都会选考虑好对方的精神力强度,谁也不会傻到去抓精神力超越自己一大截的超级生物吧?”

玫瑰偷偷向我打了个V的手势,这些傻瓜一点自我保护意识都没有,这么简单就被我们把他们的种族特长给套出来了。

玫瑰继续努力道:“你们的这个融合咒真厉害,编写它的人肯定非常伟大。”

“那到不清楚,不过我想也是吧。一般人肯定想不出这么厉害的咒语。”那三个家伙身神往的道:“要是没有这种魔法我们种族还不知道要怎么被人欺负呢!”

玫瑰果然厉害,轻松搞到了最关键的信息,看来这种能力不是种族天赋,而是一种魔法,这么说来也就是什么人都能学,这对我们非常重要。如果这是他们的种族天赋我们就必须争取他们全族,至少得争取到大部分人员,而且也只能提供有限的帮助,如果是魔法就不同了,我们只要买通全族中任何一个会这个魔法的人就可以了,只要拿到魔法,回去我们完全可以把全行会都教会,那利用价值可就要大的多了。

说话间我们已经穿过了停放生物坐骑的地方,经过一条向下的楼梯我们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般。和上面光秃秃的岩石世界不用,这里简直是个绿色世界。岩洞到还是岩洞,只是墙壁和洞顶都被一种会发光了绿色蔓藤完全覆盖了起来,看起来相当梦幻。

“怎么样?这里很美吧?”

我们都不自觉的点了点头。“确实很美。这些植物自己发光,那它们靠什么得到能量?”

“能量?什么能量?”

“你不懂吗?”我很诧异。“那营养呢?植物要吸收营养,然后经过光合作用获得够量制造物质,可是这里没有阳光,它们自己还会发光,这样的话能量损失也太大了点,它们靠什么生活呢?”

“哦,你说的是这个啊。”一个寄生族的人说道:“它们吸收热量,这下面有熔岩河流过。炎藤吸收岩浆的热量,然后长出果实提供食物,还会发光,为我们提供照明。”

“这还真是种不错的植物呢!”我悄悄的贴到玫瑰耳边小声说道:“一会想办法弄点种子带回去。”

就我们说话这会,附近已经聚集了很多的村民。在我们看来他们的身高都很奇特,但是在他们看来我们也很奇特,所以双方都把对方当成珍惜动物一样在看。

“这就是我们族长和巫师共同的住所。”之前带路的蟹人指着主通道旁边的一处岩洞向我们介绍道。“你们跟我进来吧。”

跟着这家伙进入岩洞之后只发现里面的布置非常奇特,和外面全是绿色的梦幻环境相比,这里简直就是地狱,墙壁上到处都是古怪的动物头骨,地面上用暗红色的颜料画着一些奇特的符号,总之怎么看怎么像食人族的餐厅。

在这个山洞的最深处开着两个类似门的东西,但是只有层帘子遮挡着,并没有门板。说起来这一路上我还真没看见过哪家有门板的,大概这里民风淳朴,没有小偷什么的。

带路的大个子向里面喊了句什么,内容不是他们族的语言,似乎是某种特定用语,所以我的翻译系统无法跟踪翻译。喊声结束,那两个门帘同时被掀了起来。从左边的门帘后走出了一个身高比带路的这家伙还要高了半头的超级大个子。这家伙也是一身的盔甲,但是风格却和带路的这位完全不同。我忽然想起来,这一族的装备似乎挺奇怪的。他们的族人穿的似乎都是简单的编织物,明显工业水平还极端落后,可他们身上的盔甲看起来又似乎代表着很高的锻造工艺,可问题是这些装备似乎很不配套,几乎就没有重样的。综合这么多情况,我大致推断出一个结论——他们的装备不是自己造的,而是抢来的。

这个巨人般的家伙显然就应该是族长了,不过相比之他的形象,旁边的那个门里出来的这位就更具特色了。这个穿着一身刺猬长袍的家伙身高还不到我的高度,在这个巨人族里出现这么矮小的个体确实够特别。当然,除了身高之外这家伙的服装和装饰无不显得非常另类,我甚至都无法确定他的性别。

带我们进来的这位族人向两位行礼,然后把我和玫瑰介绍给了两人。在介绍中我们也终于确定了这两位确实就是族长和巫师。

介绍结束后我刚想说正事,那个巫师却突然用手里的头骨法杖指着我大喊了些听不懂的语言,然后又用寄生族的语言喊道:“他是邪恶之源,是来奴役我们的恶魔。”

这个巫师一句话,气氛立即就紧张了起来。我和玫瑰一起后退了一步,并小心的把玫瑰挡在了身后。那个带我们进来的家伙也迅速的移动到了他们的族长身边,两个人都把武器拔了出来。

虽然气氛紧张,但我还是笑着说道:“巫师大人是在开玩笑吧?我们才刚到这里而已,你也不用这样说我们吧?”

巫师仿佛没听见我们的话一般,在原地蹦蹦跳跳的唱起了奇怪的歌曲,配合他身上的那些奇怪挂件,简直像在跳大神。不过这个家伙跳了一段之后迅速的指着我们道:“祖灵告诉我,这些人会带来战争和死亡,前进的道路充满血腥。”

“喂!”我对带我们来的那个家伙喊道:“我们是来谈协助方法的,不是来和你们打仗的,这就是你们的带客之道吗?”

带我们来的寄生族人犹豫了一下,然后对巫师道:“大巫师婆婆,他们是我请来帮忙的,是不是什么地方搞错啦?”

巫师一听立刻推开了这个家伙,然后转身冲入刚才出来的房间,不一会就见她抱着个封在水晶球中的骷髅头跑了出来。那个族长和之前带我们来的家伙一看到这个东西立刻就跪了下去,嘴里喊着:“祖灵!”

巫师神经惜惜的举着那个里面有骷髅的绿色水晶球向我靠近,就在她接近到我两米之外的时候水晶球突然轰的一声燃烧起了熊熊的绿色火焰,我脚下平时都很淡的黑魔导光环也同时亮起了耀眼的红光,跟着我身上也轰的一声腾起了熊熊的紫黑色魔焰。

两边的火焰都烧的很大,但我毕竟比水晶球体积大的多,火焰也自然要更大一些。巫师抱着水晶球好象很吃力的还想靠近我,可是她无论如何使劲都无法推进分毫。忽然,她猛的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把血水滴在了水晶球的表面,跟着水晶球上绿色的火焰瞬间变成了暗红色,同时水晶球自己浮了起来,而且外面还多了层绿色的光罩。

“祖灵降世。”巫师叫完这么一句就突然向后摔了出去,嘴里还喷了一大口血出来,跟着就昏了过去。

那块水晶球外面突然出现了一个骷髅头的影子,然后猛的向我撞了过来。我一把把玫瑰送了出去,然后转身双手交叉在面前架住了水晶球,但是冲击力却硬是推着我向后滑了四五米才停下来。

“戒律之环。”我咬着牙顶着水晶球喊了一声。背后的戒律之环猛的弹了出来,跟着在空中解体,脚下的黑魔导光环也跟着猛的亮了起来,平面的黑魔导光环迅速立体化,在我上下左右前后都组成了立体防御阵,戒律之环上的八根支撑柱也分别飞到我周围组成了防御线,跟着中央的戒律之心猛的射出一道红光打在水晶球上,只听啪的一声爆裂声,水晶球当空爆裂,我趁机猛的双手一展,水晶球内的骷髅头被我硬生生的弹飞了出去。

那个骷髅头飞出去之后并没落地,仅仅飞出去几米就又再次飞了回来,但是现在黑魔导光环已经完全展开,再想冲进来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骷髅头在距离我一米的地方突然撞上了其中一个魔法阵,跟着魔法阵上的符号全都亮了起来,而那个骷髅头则仿佛触电了一样发出了一种惨叫声。

“哼,算你倒霉,居然撞上了吸灵阵。”黑魔导光环立体化之后除了头顶和脚下的光环不动之外,我周围的八个立着的魔法阵都是围着我旋转的,所以敌人具体会撞上哪个也不一定。刚刚这个骷髅头比较霉,居然正好撞上了最厉害的吸灵阵,这种阵图是可以吸收敌人的力量并永久补充到我体内的,属于一种很恶毒的邪门术法,不过我脚下的毕竟是邪恶类的黑魔导光环,分裂出这样的法阵也很正常。

随着能量的传递,我感觉到体内有个东西正在被向外挤,而且幻影似乎正帮着我体内的能量向外撞这个东西,看来这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然幻影是不会向外推的。

忽然我的胸口一松,一枚红色的水晶球从我的胸口飞了出来然后掉在了地上,正是之前日本人拿来封印我的魔宠召唤能力的那枚水晶,这该死的东西差点害我吃了大亏,不过现在它已经不能再影响我了,因为在离开我之后水晶球已经裂成了两半。

那个试图突破屏障的骷髅头在红色水晶掉出来之后立刻就被弹了出去,跟着我身上的火焰也自动熄灭,戒律之环重新回到了我背后。那个骷髅头这次被弹出去之后并没有再次飞回来,而是掉在地上再也没动一下,那上面燃烧的火焰个逐渐变小,最后终于完全熄灭,只剩那个脑壳里还有团紫色的火焰在燃烧着。

巫师突然全身抽了一下,然后从地上蹦了起来指着我大喊:“他是噬灵者,别让他碰祖灵。”

带我们来的那个家伙奋不顾身的扑上来抱住了骷髅头扔回了巫师身边,然后立刻在原地摆出了防卫的姿势。“你们休想碰祖灵一下。”

我深吸了一口气,尽量把气压了下去,然后才开口道:“搞搞清楚,我根本就不稀罕你们的祖灵,那种小儿科一般的灵魂对我毫无用处,我需要的是这样的。”我说着把国王放了出来。国王可是在妖阵中以炼蛊的方法硬杀出来的英灵,其特性和祖灵差不多,但战斗力和杀气都强出一大截,这样的灵魂对我才有价值。“看到了?你们认为我有这样的部下还会在乎你们的祖灵吗?”

“那你为什么袭击我们的祖灵?”

“哈哈哈哈!”我被这些家伙气笑了。“你们脖子上那东西里装的是糨糊吗?我是来谈合作的,是你们的巫师见到我就动手,我不过是正当防卫而已,你们居然反过来问我想干什么,我到想知道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想打仗我奉陪,不要搞的神经惜惜的,我不喜欢和神经病浪费时间。”

巫师从地上虚弱的醒来,指着我说道:“我们不和魔鬼谈交易。”

“你们的祖灵更像魔鬼。”

“但你伤了祖灵,而且还带着这样可怕的百战英灵,他身上的杀气比我们的祖灵还要重千倍万倍。”

“杀气重又怎么样?你们奴役那么多的生物,杀气不比我们少多少。”

“那都是些没有智慧的生物。”

“自大的家伙。”我对那个巫师道:“智慧不是由谁去评价的,相对于我来说,你基本也可以算是没有智慧的生物,那么我杀死你是不是合情合理的呢?”

“你别想混淆我的思维,我是不会和魔鬼妥协的。祖灵告诉我相信你们就会带来厄运。”

这个巫师明显是个顽固的家伙,事实上我最怕这种宗教狂热份子,因为他们的大脑里有两个基本认识。一、自己的宗教永远都是正确的。二、当自己的宗教犯错了,自觉参照第一条处理。这两个思维定理被宗教份子当成了最基础理论牢记在自己心中,所以无论你怎么解释说明他们也不会相信你,因为他们的判断真理的依据不是是否是事实,而是是否被本宗教承认。这个巫师显然也是类似人员,她只相信那个所谓的祖灵说的话,即使祖灵指着一堆下水道里挖出来的淤泥说那是八宝粥,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大吃特吃。至于她的鼻子和眼睛反馈回来的信息,她都会自动认为那是自己的鼻子和眼睛欺骗了自己,因为在她的心中只有祖灵不会欺骗自己。

既然已经说不清楚,我也不想再和这个宗教疯子说什么。至于她身边的那两位,我看也没必要了。在这样的小部落里,巫师的地位往往比族长还要高,既然巫师是宗教疯子,那这个族差不多就都不可礼遇了!不过我并没有打算放弃那神奇的融合魔法,因为那东西的价值确实很大。

“不和我们合作也可以。”我看着巫师说道:“我们来谈个条件怎么样?只要你们答应,我可以原谅你们对我的冒犯。”

“不。”巫师的回答让我非常的诧异。

“为什么?”

“因为祖灵说不能和你们交易。”

“喂,我们在谈的可是你们的生命,不同意交易的话你们可就没命了。即使和我们交易会带来厄运,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不交易的话你们现在就没得没命,你们觉得哪个更划算?”

“反正我们不交易。”得,这老巫婆就是一疯子,基本没有沟通价值。

我转头看向那个人高马大的族长。“做为族长,你承担着守护全族人生命的重要责任,我想你不希望看到自己全族都死于非命吧?”

那个族长听了我的话立刻道:“巫师说了,交易会带来厄运,我们绝对不会和你们交易的。即使被杀了,我们也会回到我们祖灵的身边享受永远的快乐,我们不会畏惧死亡。”

我不得不承认,迷信虽然会严重阻碍社会的发展,但它真的很适合用来训练死士。这帮家伙根本就是软硬不吃,我实在是没招了。

玫瑰忽然对那个族长道:“你是族长,居然这么懦弱。”

“我哪里懦弱了?”玫瑰的话瞬间激怒了这个大汉。

玫瑰故意用阴阳怪气的声音说道:“根据你们祖灵的指示,和我们交易会带来很严重的厄运,这甚至比死亡更让你们害怕。但是,如果你们不和我们交易,马上就会因为我们的怒火而被屠村。你们也看到了,连你们的祖灵也不是我们的对手,所以你们是无法反抗的。但是既然你是族长,却宁愿被屠村,也不愿意牺牲自己保全大家,你说你是不是很懦弱?”

“我不是懦弱的人,你说有什么办法可以保全大家?”我已经听出了玫瑰话中的意思,但这个族长显然还没明白过来,已经踩进了这个大陷阱。

玫瑰立刻接口道:“我们只要得到你们的融合魔法就不会再计较你们之前突然攻击我们的行为,所以,你只要牺牲一下,自己把魔法告诉我们,这样和我们交易的就只有你一个,厄运也只会降临到你的头上。虽然你会遭受厄运,但你的族人因此而得意保存,这种英雄才敢做的事情你敢吗?”

“我敢。”族长还没说话旁边带我们进来的那个寄生族青年已经忍不住叫了起来。“我来把魔法告诉你们,承担厄运的降临,只要你们放过我们的族人。”

“我们向来是说话算数的。”我回答的很诚恳,其实心里已经笑翻了。这种原始部落的人真是好骗,一个简单的激将法就搞定了。

族长当然不会让小辈看不起,立刻冲上来把那个年轻人拉开,然后把一本书递给了我。“这是本族的融合法术学习册,我已经给你们了,你就放过我们的族人吧。”

我正一边翻着那本书一边准备说些什么安慰这个家伙的时候,那个老巫婆突然从地上爬起来冲向了我这边想抢书,但她只是个法师类职业,当然没法和我比敏捷。我轻轻的转了半圈就让了过去,老巫婆一下没刹住,直接摔出了山洞飞到了外面的主通道里。

站在外面等消息的本行会玩家和寄生族成员都被这突然的情况吓到了,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看到我和玫瑰一掀门帘跑了出来。躺在地上的老巫婆忽然一指我这边大喊道:“他们伤害了祖灵。”

这一声喊可不得了,全族的人都瞬间把目光集中到了我们的身上,而我们行会的人也都反应迅速的拔出武器聚拢到了我们身边。

我和玫瑰迅速移动到自己人中间,之前被我召唤出来的国王也拿出武器戒备了起来。我们迅速的向着村口移动了过去,在这里被包围在人群中间不利于发挥我们的战斗力,还是先退出人群比较好一些。

我们正在向外移动,族长和那个青年也跑了出来。巫师被众人扶了起来,然后恶狠狠的瞪着我们,状况变的剑拔弩张,随时都可能打起来。

玫瑰拍了我一下:“老公,你的召唤能力不是解放了吗?”

“嗯,对啊!让这帮家伙给我气糊涂了。”我迅速的把凤龙空间展开,坦克立刻从里面跳了出来。这种狭窄的通道有坦克挡在前面,再多人也不用怕。

就在我以为对方会因为畏惧坦克的体积而后退时,那个魁梧的族长突然做了件让我们惊讶不已的事情。

(未完待续)

澳门银河娱乐场-登陆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