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登陆网址

将血 第九十六章 计划

作者:河边草书名:将血更新时间:2017-03-01

本站域名 www.sanbozhisheng.com
(澳门银河娱乐场)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第九十六章计划

“赵大人这般的年轻,又才干非凡,就是不知志气如何?”这样的话自然不是李玄瑾说出来的,有些话他这个皇子是不好开口的,但不表示没人会代他开口,这番话自然便由齐子平嘴里说了出来。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近晚,院子里越见昏暗,正好也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众人也便挪进了屋子里,这顿饭有几个禁军军士搭手,便也没怎费事,弄了一条猪后腿儿,烤的外焦里嫩,隔着老远就是一股香气,然后切成碎块,弄了一大盘儿上来,石头娘也下了心思,将家里的袍子和几只野兔加上些山野菜炖了。乡村人家对于吃的没那么多的讲究,大块儿的野味盛装在海碗中,冒着热气就上了桌儿,又紧着弄了几个清淡些的小菜儿,有荤有素丰盛非常。

几个禁军烤好了猪后腿便回转了去,赵石让他们将那只野猪抗走,送到军营,几个禁军便即欢天喜地地去了。

这里的规矩。吃饭的时候尤其是家里有客人的时候,家里的女人们是不能上桌儿的,便是他们这样的乡村人家,也是紧照着这规矩来的,石头娘叫翠儿又出去了一趟,将出嫁了地女儿招了回来,一切都弄得妥当了之后,便在里屋又弄了一桌儿。女人们连带郑先生的一双儿女便在那里吃了,杨倩儿作为客人,自然在外面和男人们一桌的。

像杨倩儿和李玄瑾这样出身的人物,山珍海味都吃腻了的,不过这一天下来。他们也只是在镇子上吃了些饭食,进了赵家庄地界就没一粒米入腹的,早已经饿的潜心贴着后背了,俗话说的好。饿了吃糠甜如蜜,饱了喝蜜蜜不甜,这个时候对着满桌子地丰盛菜肴,哪里还忍得住食欲?

开始的时候几个人还都矜持着,被桌子上饭菜的香味儿一勾,尝了几口之后,这些肉食菜蔬自然比不得府里那些厨子们作的那般精雕细琢,但惟其如此。才觉得这些农家菜肴别有一番风味儿的,比起在京师府里行止坐卧都是拿捏着天家气度,吃菜都是小口小口地来,在这里则是不同,便是拿捏着又做给谁看不是?放纵肆意之下,最后就连杨倩儿都是用小手儿把着一只野兔的后腿儿吃的满嘴油腻,分外的香甜。

酒过三旬,菜过五味。齐子平说了一句经典台词儿出来。赵石心想,这个时节。若是在三国时候,是不是就该倒头便拜,口称主公了?然后加官进爵,立即威风不可一世?

但这毕竟是现实世界,不是什么演义小说来地,赵石现在可没有投效的心思,一个月之前剿灭的那伙人可不似以前那些绿林道上打家劫舍的贼人,虽然是晚上,但赵石也看得出来的,这些人手里兵器竟然是军中式样,人人骑马,马上弓弩齐备,一副训练有素的样子。

若不是攻其无备,恐怕还得费上一番手脚的,临到天明,这些人死的死,散地散的时候,赵石立即派出狐狸几个跟上了那伙为首的家伙,给他们的命令就是可以不赶尽杀绝,但一定要查出他们落脚的地方,他那时便已经感觉到了,这里面的水恐怕不浅的。奇*趣小说*wWW.QIQuXiAosHuo.cOm

旁的人都回来了,手里更是提着些人头,但只狐狸带着一个人接着跟了下去,这下可好,这一去就是多半个月,前儿个才风尘仆仆地回转了来,更是给赵石带回来了一个天大地消息。

那人进了太子府,两人在说这话的时候,除了累就是累,身子更是齐整整瘦了一圈地,狐狸本来就算好精瘦精瘦的,这半个多月过去,脸上只能看见两只眼睛,好像一阵风过来就能把其吹走一般,说起来也真是苦了这两个人,从巩义县,几乎是一路不停的跟到京师,途中两人除了自带的四匹马之外,还又换了两匹马,轮流骑乘,才勉强跟着那人进了京师的,根本没时间感受一下京师的繁华,一直跟着对方来到了太子府门前,两人震惊之余,甚至都起心先宰了这家伙,来个杀人灭口的了。

但随后还是忍了下来,一伙盗匪跟一国太子扯上了关系,让两个人都有些失了主张,最后还是决定再跟那人几天看看,然后回巩义县把消息告诉旅帅,之后便和他们没什么关系的了。

随后两人算是有点蒙了,那人摇身一变,成了殿前司禁军校尉,加入了三司使曾度曾大人的巡查队伍之中,有这么大的本事,就算不是太子,也是太子身边极亲近的人才有吧?

乍一听到这个消息,以赵石的心性也是在屋里转了两圈儿,太子?那便是未来的皇帝,整个国家的领导者,真是冤家路窄,在庆阳的时候便是这位太子弄出的故事吧?那个什么李武便是随着太子来到庆阳的,接着自己的功劳便没了,这里面的细节根本不用知道,只想一想便能明白那位太子殿下在其中扮演地不光彩的角色。

只是没成想,回到赵家村也摆脱不了他的人罢了。就好像老天注定赵石要处于这位太子殿下的对立面一样。

他首先想到的是郑先生到底干了些什么,让太子非要得之而后快,但这个时候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就算知道了也于事无补的,那人是不是真个受太子指使的还不十分清楚,但和太子一定是脱不了关系地了,两人带回来的消息还不只这么一个,既然这事又扯上了那位新鲜出炉的三司使。两人便也留上了些心的,正好这时景王在宫门之前落三司使曾度父子脸子的事情正传了个满城风雨,只稍一打听,这位三司使大人的底细也便清楚了的。

其父乃是礼部尚书曾闻远,自己则是朝中刚得志的新贵,至于景王和曾闻远父子间地恩怨,那是明摆着的,曾闻远身为钦赐的景王师。硬是当今面前给辞了,嘴里更是半点面子也没给景王留的,百姓们不管其中到底有什么玄虚,能不畏权贵的就是好官,曾闻远父子地声名一下子在京师达到了顶点的。恰好的是,狐狸两人在出京的时候正碰上景王一行人,这些人背刀挎剑地,一看就是京中权贵来的。两人本来没想着多事,赶紧回来给赵石报信才是正理的。

但从这些人只言片语中竟是听到他们是奔凤翔西路来的,两人在这京师之地本来就人生地不熟的,精神分外的紧张,一听之下,立即便留上了心,一路跟着他们就下来了,偷听来偷听去。最后又是吓了两人一跳,这里面那个气度非凡的青年竟然是当今圣上的七儿子,景王,听了这些,两人心里话儿,听军中地那些将军说,京师之地,便是一箭射出去。没准儿都能射到个皇亲国戚。当初还不信,这次算是见识了的。进京弄出个太子府来,出京又能碰到个王爷,两人都怀疑自己身上是不是沾了邪气儿。

又听到对方是为了给什么人上寿而来的,这才放下了一半儿的心思,但随着景王一群人来到凤翔府,也不知这群人犯了哪门子的邪性儿,竟是径直朝赵家庄的方向而来,听那意思,是来见识什么巩义猛虎来的,巩义猛虎是谁?那可不就是他们的旅帅大人嘛,两人这才心急火燎地赶在景王一行人地前面回来了。

听了这些消息,赵石思来想去,这时若是给他几个炸弹,他都有心学那些恐怖份子,给太子府来个全窝端的了,定下心来细想,他这人不擅长什么阴谋诡计,但对于人心地把握,以及剖析起事情来,却是条理清晰,直觉敏锐的。

只是一转念的功夫,就已经决定将这位景王殿下拖进来,明里的好处自然不言而喻,这是位王爷,照现代的话说就是个标准的太子党,有了这个人物儿在赵家庄坐镇,也不怕那位什么三司使大人拿官阶来压人,就算压,其实他也是不怕的,他们这些团练禁军分属团练使衙门辖下,来的官儿再大,也无权直接指挥他们的,那位曾大人队伍里出了那么个人物儿,和太子的关系便有些不清不楚,这位景王殿下既然与这位曾大人有过节在,这便是可资利用的地方,不管怎么说,有一位王爷掺和进来,那位太子也应该顾忌一下吧。

这暗地里,他却是已经决定跟这位景王回京师的了,他作为一个从后世而来的特种军人,骨子里便是极具侵略性,进攻,进攻再进攻,这便是从当兵开始便被灌输的教条,到了如今已经是一种习惯了,单纯的防备不知什么时候会飞过来的暗箭,还不如到京师去搅个天翻地覆,就算不能将那位太子殿下弄得焦头烂额,也让他再也无暇他们这撮小小的禁军才行,当然了,那位正德皇帝那么多的儿子,难道就没有一个想着和太子较较劲儿的……

这些到不是赵石异想天开,相比较而言,在京师之地制造一场将太子牵连在内的混乱是赵石的首选,也是现在看来最为可行的办法,也便是恐怖袭击,在内部瓦解敌人的斗志,但也是最为危险的办法,战场上变数极多,在这样的冷兵器时代,赵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全身而退,更不知道这个时代人会怎样应付这样的袭击,他没有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只制造一起小规模的混乱,能不能伤到那位太子殿下的筋骨儿实在是难以预料,至于无辜之人的伤亡,他是想也没想的……

信息太少,他无法提前作出什么精致的计划,但借助景王,到达京师,然后了解京师情形,再作出相应的反应,这才是他目前能够想到的第一步,至于以后,就要相机行事了的。

眼前的危机在知道眼前站着的便是景王的那一瞬间就已经不在他考虑之内了,有这五百禁军,又有这么一位大人物在,胜券已经在握,他心里的杀机已经沸腾了起来,和这件事有任何牵连的人都不会再回到京师去的,而争取的便是一段空白的时间,至于那位郑先生,也得利用起来,他是将太子的目光牢牢吸引住的诱饵,只要他和自己一起离开赵家庄,那么这里应该就会安全了吧……

这些有的没的的东西在赵石脑海中一闪而过,已经精心计划了几天的事情,虽然显得并不那么完善,但只要计划一定,就什么也挡不住计划的实施,哪些人得死,哪些人得被利用,这桌子上的人都是各怀心思,但从未曾想到,他们在刚一踏上巩义县地界的时候,就已经成了眼前这位少年的棋子,更不曾想到,在这笑语妍妍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少年心中竟是动着这样一些凶狠至极的念头的。

!

澳门银河娱乐场-登陆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