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登陆网址

将血 第三百二十五章 鏖战(二)

作者:河边草书名:将血更新时间:2017-03-01

本站域名 www.sanbozhisheng.com
(澳门银河娱乐场)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第三百二十五章鏖战(二)

阵前尸骸累积,方圆一里多的地面上,有的地方血水已经流淌成溪,若不是汾水离的较远,此时的汾水估计也已经变成了红色,两军伤亡都极是惨重,十余万大军决战,能在三日之内到达如此惨烈的地步,不得不说,这跟两军主帅的操切有些关系的。

秦金两国虽说在边境处连年都有交战,但如此大规模的野战还是第一次,对于对方的战力,兵力构成,甚至是战法上面,都有各自估计不足的地方,想要一战而竟全功,大面积流血是在所难免的。

杜山虎等人萧然立马于小丘之上,心情之紧张处,不下于正在决战的两军士卒,众人此时都失去了谈话的兴致,沙场征战的残酷之处也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像杜山虎,段瑞等久经战阵的,还能静下心来琢磨一下双方调度之优劣,像杨胜,折沐等羽林军出身的将校,此时已是瞠目结舌,胃里泛酸,满腔的豪情壮志在这残酷的一幕之前已是烟消云散,心里只剩下了庆幸,庆幸自己没有身处于战场之中,庆幸……嗯,庆幸站的如此之近,还没有被汾水西岸的金兵斥候发现。

听到秦军阵中传来久违的战鼓声,众人心中都是一振,闻鼓则进,是军中铁律,守了一天的秦军终于要反击了,转着这个念头,众人将眼睛都睁的老大,也顾不得这一天看得眼睛都酸涩难忍了。

果然,趁着金兵攻势稍缓之机,秦军阵中阵型变换,后面养精蓄锐了一天的兵卒蜂拥而上,立时将还在阵中肆虐的金兵碾的粉碎,鏖战一天的前军所部波浪般分开,缓缓退后。进入两翼阵中。

相比于秦军调度得宜,条理分明,金兵则显得有些茫然失措,战场之上还有数千金兵骑卒,蓦然间失去了对手,本来还要攻击秦军本阵,这时秦军变阵,变阵之中难免有些疏漏缝隙露出。但金兵厮杀了这一日,损伤惨重之下,胆气已泄,此时竟无将领率军趁隙击之,不过金兵本来便是拼凑而成,若是一鼓作气,形成混战还有可为,但一天下来。面对秦军仿若坚不可摧的军阵,杀的血肉横飞地战场,金兵上下已是有些胆寒,仗能打到这个份上,还多亏了秦军一直是守势。还有身后那挂在高杆儿上的十几颗血淋淋的人头,再加上萧可晋那里已经预先给将领们画下了老大的馅饼,不然,这些已经少经战阵的金兵。哪里会表现的如此舍生忘死?

金兵阵中号角声不断,将领们嘶哑的喊叫声夹杂于其中,更加显得分外混乱。

魏王李玄道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金兵士气已低,之前虽有估计不足之处,但对金兵的士气和军律上又有些估计过高,兵书曾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但要做到知己知彼,又谈何容易?

看着金兵阵中,汉军残部拥挤在前面,杂胡们也掺杂在其中,如此战机也许稍纵即逝,李玄道哪里还会犹豫,立即厉声道:“擂鼓。传令王缨。若他不能破开金兵阵型,提头来见。”

王缨所部早就来到阵前。传令兵一到,后面金鼓阵阵,王缨扬起手中硕大地砍刀,纵声狂呼,“跟老子杀胡啊……。”

两千已经被他挑动的热血奔涌,嘴里都喷着酒气,眼珠子瞪的溜圆,隐带血丝的秦川汉子跟着好像野兽般放声大叫,声震天地之中,向阵前蜂拥而出,两千人所形成的气势,却如同千军万马相仿。奇趣小说》》WWw.QIqUXiaoShUO.cOm

“我军胜了。”小丘之上,杜山虎抚掌而笑,心里也长长的松了口气,旁人不知道,他到是明白的,赵石让他们过来观瞧,一来是让大伙儿见识一下两军血战时的残酷以及领略一下大军调动地玄奥,这二来嘛,就有些不能宣之于口了,一旦大军败绩,他们京兆军立即就会渡过汾水,向潼关退却,除了他们这些人,恐怕此时胡离等人也藏在隐秘处在仔细观瞧吧?

自出潼关以来,杜山虎对于赵石的领军之能已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如今想来,若是当年张将军能有旅帅这般决断,显锋军也不会落得之后的下场,为将者若是死脑筋,吃亏的不光是自己,还有手下一班兄弟,还是现在好啊,胜仗打地不少,跑的时候也在人先,想到这里,心中也是微微有些得意,当年大伙儿说是走投无路,但若不是他杜山虎英明神武,也不会去巩义县,能有这么位不吃亏的将军领着,好日子还在后面呢。

他身旁的张锋聚虽是与他不怎对付,但杜山虎这话出口,张锋聚却也反驳不得,金兵士气已沮,再有精兵冲阵,这一阵看样子是胜了,但若金兵能指挥得宜地话,也能留下根本,胜也只是惨胜罢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这一仗胜的可是有些过于惨烈了,其他的到未想太多。

杨胜和折沐等人看到这里,已是魂动神摇,他们这些世家子弟虽说城府深沉,但在见识上却是不如杜山虎等成年在外的人,听了这话有些摸不着头脑,杨胜立即问道:“胜了?老杜从哪里看出来的?”

此时气氛却是轻松了下来,张锋聚嘿嘿一笑,耳边厮杀声犹自正烈,他者一笑却是让杨胜觉得有些诡异。

“金兵也就这样子了,名声虽响,但现在看来,也不过尔尔,我军士气正盛,军阵严整,这下冲上去,金兵不死也得褪层皮下来,其实这次是大胜还是小胜不在于我,只在金兵将领一念之间……”

张锋聚年纪轻轻,比杨胜可要小上许多的,以这般教训的口吻说话,让杨胜老脸一红,不过和张锋聚相聚至今,大伙儿都知道此人性子傲,京兆军中恐怕就只服赵石一人而已。这般腔调,众人也是不以为意。

再说战场之上,秦军冲出,,各个手里拎着的都是堪比小孩身高地长大砍刀,生像是一刀就能将人从头剁到脚一般,战场上还余下两千多的金兵骑卒,这个时候已经略微聚集在一起。若是冲上来挡上一下,虽说速度已失,但也能挡上一挡的,但这些已经战过一阵地金兵胆气已消,见这密密麻麻冲上来的秦军,也不知是谁,发了一声喊,便掉头向后而走。这一下,本就存了怯意的金兵再也无法镇定已待,也不待将领军令,都是纷纷调转马头,狂奔向后。

有些理智的。还知道绕道侧翼,不能冲击本阵,那些本来就退的不明所以,还以为败了地金兵。却哪里管这些,直接冲入了汉军本阵,烟尘之中,汉军都是脸色煞白,前面烟尘滚滚,一群群骑卒疯了一般冲入阵中,搅起一片纷乱,被不慎踏倒在地地士卒哭爹喊娘。恶声咒骂,骑卒口中也发出恐惧的叫喊声,一片混乱当中,所有人脑海中都泛起一了一个念头,难道败了?汉军军阵涌动,混乱蔓延,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往后拥挤,秦军还没到近前。败象已呈。

魏王李玄道居高临下。也没料到初一攻击竟是这般结果,楞了一下。心中却是狂喜,大声道:“传令,李敢当,段其豹立即率兵冲阵,折汇,李季,张培贤领兵压上……”

萧可晋那里却已经脸色惨白,战况急转直下,他还有些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这等情形,他身在军中多年,哪里还不明白,要败了……

“传令,召督战队,立于汉军之后,临阵脱逃者斩,白放,你带令给给完颜鲁花,他要是敢退后一步,老子斩了他,达鲁,召集骑军,等我将令。

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去传令。”

看着萧可晋半晌没回过神儿来,一脸的惊慌失措,就差没带头落荒而逃了,完颜和尚再也耐不住性子,一连串的军令搬下,脸色已经铁青的吓人。

两千秦军如同虎入羊群般杀人汉军军阵,宽大的砍刀一刀下去,不单砍断对方格挡的兵刃,连人也是一刀两断,在王缨率领之下,在汉军中掀起一片腥风血雨,人体的残值断臂像玩具般四处抛飞,便是这汾水之畔舒缓的江风,此时也带了一股浓浓地血腥味儿。

汉军的战志在秦军亡命般的攻击中慢慢开始瓦解崩溃,他们本就是残部,若是按照常理,这样的疲军惫军,应该在阵后修整,但汉军是金国人数最多,却最不能战的一支军队,他们没有资格站在阵后,还都拥挤在阵前,就等总攻时刻,依旧充当冲锋在前地角色的,但此时这一举动,却为金兵的崩溃埋下了种子。

待得秦军阵中鼓声越来越急,大队秦军开始前移,混乱的汉军再也无法忍受这种压力,慢慢开始退后,待王缨率两千选锋将汉军军阵杀透,切成两半地时候,虽是将领们声嘶力竭的约束士卒,后面的督战队也都杀的浑身是血,但汉军还是开始出现了逃兵,接下来便是大规模的崩溃。

失去战斗意志的士卒像没头苍蝇般冲入还算严整的中军,中军中升起一片密密麻麻的箭雨,将冲击本阵地汉军士卒射杀在阵前,但还是阻挡不住蜂拥而来的败兵,只几息之间,便被败下来的汉军冲的分裂开来。

两翼震天动地的马蹄声响起,段其豹,李敢当各率两千骑兵破入金兵阵中,直直杀向将旗所在,金兵最后一丝抵抗意志也被摧垮,中军统领完颜鲁花的将旗歪斜着率先脱离,接着萧可晋的帅旗也开始向后移动,金兵蔓延数里的军阵开始变形,崩溃,到得下半夜时,战场上已经到处都是金兵惊慌逃窜地身影,相互践踏而死者,更是不计其数。

萧可晋可不是什么轻生为国之人,一见中军动摇,已知今日一战败局已定,立即便率心腹军兵将领先自退走,凄凄惶惶,此时已在五里之外,虽是说临阵脱逃,大家还是难掩脸上地庆幸之色,不过各人都是心中惶惶,逃的太急,盔歪甲斜之下,才带了千多人马出来,也不知秦军有没有埋伏,再一个,这回去之后,该怎么分说?秦军乘胜追击,这仗得打到什么时候……

萧可晋紧咬着牙齿,环顾左右,完颜和尚却已经不见了踪影,从一张张凄惶地脸上瞅过去,心中也是悲凉,数万大军惨败给汉人,这得用多少银子才能抹平?看来这西京也去不得了,若是给完颜烈不问情由斩了头去,才叫冤枉,临汾还是要去的,那里还有些兵丁,带上一起径直回京,早早打点上下才是道理。

他却不知,此一战此时还没到结束的时候,秦军攻势如潮,大军已经整个压上,如同潮水般的秦军挥舞着兵器,肆意砍杀着惊慌失措的金兵,方圆一里的战场上,尸体已经堆了一层,几乎将地面整个遮掩住,浓郁的血腥气熏人欲呕。

金兵中军动摇,渐渐溃散,但最后一道防线上面,一万余金兵士卒牢牢守在这里,冲击而来的溃兵被这些也红了眼睛的金兵毫不留情的砍杀在阵前,直到与王缨所部碰上,两军立时杀的天昏地暗,这些金兵却顽强的出乎人的意料之外,挡住王缨所部之后,硬是摆出了死战不退的架势,便是李敢当,段其豹杀到,阵后又冲出两千余骑军,毫无半点畏惧的迎了上去,这一番厮杀,却是要比之前还要惨烈数倍……

!

澳门银河娱乐场-登陆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