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登陆网址

夫君不要带球跑 第662章 连战

作者:风流贰少书名:夫君不要带球跑更新时间:2019-10-24

本站域名 www.sanbozhisheng.com
(澳门银河娱乐场)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千羽和紫汐看着将自己作为中心点的煞煞军阵,再看看阵外阶梯式高台上的数百名武尊,不由面色凝重。

妻主暂时还不想爆出消息,让世人皆知她已修炼至真正的武林至尊、可与帝王一较高下,可眼下……

“紫汐,”千羽传音道,“这里是不是召唤不到鬼魂?”

紫汐摇摇头,低声道:“别说在城内皇子府,即便在城外,鬼魂也不敢靠近~~军中煞气太重。”

千羽皱眉,又看了眼周围手执长枪、煞气森森的士兵,低喃道,“西真既做出动作,就定会让妻主知道,而妻主得知后,也定会来救我们,可这……”他内疚愧叹,“妻主,千羽果然还是你的累赘……”

“千羽哥哥……”紫汐听到,不由满脸无地自容,“紫汐才是真累赘……”

“算了,咱俩都别说傻话了,”千羽想起紫汐武功平平,比自己还差得远,连忙改口劝慰,“妻主可从不视我们为累赘。”

紫汐点点头,没说话,眼里却开始蓄泪,觉得自己甚是没用。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二人耳中:“为救夫郎,楚晗今日就得罪各位了!”

两人猛然仰起头,看向踏空而来、却被拦截的白色身影,不由目光直直,轻喃低唤:“妻主……”

楚晗虽被拦截,却丝毫不恼,飘然落地后,看着眼前的强大阵容,她幽幽一笑:“十七殿下这是连不出山的隐世老婆子都请来了吧?如此大手笔,可真是看得起我楚晗。”

宇文询所言不虚,三百名武者虽年龄不同,却都是高阶天玄,她们暂时只负责外围,囚着千羽和紫汐的最强军阵设在中心,两夫郎更是被置在中心中的中心,若想救人,必须先解决三百名武尊再破阵。

天星府擅武营里的高阶天玄只出动一半,另一半则在她踏出与宇文询密谈的寝殿殿院大门时,无声移动过来,将她们的十七殿下层层保护起来。

除武林各大宗派之人和擅武营的天玄武尊外,便是四名清心寺佛姑~~包括了悟在内。

听到她的话,宇文询紧抿着唇,没回应。

西真国的修武之人,无论是宗派长老,还是散修武者,只要过了百岁,基本上都会专注于修炼,很少出山,也不过问世事~~除非宗派遭遇重大危机、面临大难。

为了楚晗,他不仅将网罗的高阶天玄全部动用,还请动了两名百岁以上的隐修之人,一名来自武林宗派,另一名,乃是年轻时便名震江湖的散修天才。

“为了区区一个楚晗,不仅十七殿下如此费心,连各位也不辞劳苦地从各地赶来,真是不胜荣幸,”原本阴阳怪气的话,被楚晗说出,却语气平淡,毫无起伏,“那么,你们谁先来?”

她这么一问,原本就不耻于以多欺少的少部分天玄武尊,以及想独战扬名或借此良机吸引宇文询注意、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人,便立即顺阶接了口。

“楚少主声名赫赫,响彻四国,艾驤早就想切磋领教!”一名不胖不瘦、身材均匀的女人最先站出,又朝四周一拱手,笑道,“就由晚辈先行探路,各位前辈莫怪晚辈强出风头。”

名叫艾驤的女人只有三十多岁,在众多中老武尊中,自是显得甚为年轻,她含笑几句话,便让对她此举不满的人脸色稍霁。

“她倒是积极得很……”一名腿部略残的女人站在一名身材高大、有些肥壮的女人侧后方悄声低语:“不过,难得十七殿下亲自在这儿督战,这么多人,要想脱颖而出,只有一个办法,要么抢占前三与楚晗交手,要么把自己放在最后压轴,如此,方能引起殿下的特别注意。一旦换成围殴混战,任凭你刀法再好,也会埋在人堆儿里。殿下不会武功,怕是更加不易看出谁强谁弱、谁好谁次。”

高大肥壮的女人没搭腔,但心里已认同她的话。

腿残女人叹道:“有这么多老前辈在,压轴,肯定轮不到我们。”

后面的话她故意不说完,但肥壮女人心里已接道:想引起殿下的格外关注,就只能抢占前三,与楚晗单打独斗了……

见她虽不语,但面容已动,残腿女人的嘴角悄悄勾起一丝嘲讽冷笑,又转瞬即逝,自语般道:“有人打头阵也好,正好替我们探探楚晗的武功路数。”

肥壮女人这边被人成功挑唆,眼也不眨地开始紧盯单独立在场中的二人,那边,楚晗已与艾驤交上手。

艾驤的手中刀名曰断云刀,使的也是断云刀法。

成为天玄武尊非常不易,到达高阶就更难,所以在场之人皆非默默无闻之辈,即便如今隐世而居,也曾在西真江湖名动一时。能齐聚天星府,她们心里也早有互相较量一番之意,只是时机未到。

断人断物容易,断云断水却难之又难,能叫断云刀,自然有其特异之处,据传,断云刀法秘籍还曾在江湖掀起一场不小的风波,死伤不少人。℃奇趣小说℃www.QIQUXIAOShUo.coM

然而,在楚晗面前,断云刀后续传人艾驤,却只有一次出刀的机会。

断云刀刀势迅疾如电,让不懂武功的宇文询只看到一道银光闪过,起头首战便结束了~~艾驤后退一步抱拳道:“楚少主名不虚传,多谢手下留情!”

宇文询面色不显,心中却生出疑惑,因为他没看到楚晗是怎么出手、又是如何对艾驤手下留情的。

天玄武尊们却是个个瞧得清楚,艾驤那看似绵软、却蕴含凌厉的刀势,乃是被楚晗轻松化解:她只是微微一侧身,伸指往刀身上轻轻一弹,艾驤便撤刀收势,甘拜下风。可见那屈指一弹有多大力量。

断云刀艾驤轻易落败,让很多人面色凝重起来。

最强大的铁拳,有碾压一切的力量。楚晗毫无先示敌以弱的想法,而是要直接将她们打服,简单粗暴。

艾驤退下后,楚晗还没开口,肥壮女人便气势凶猛霸道地冲了上去,人未至,声先到:“鲁䜬㛣领教楚少主高招儿!”

楚晗看是她,不由露出一丝让鲁䜬㛣莫名其妙的笑意,还微微摇头叹息,使鲁䜬㛣更加摸不着头脑。

她不知,楚晗在天星府小住的几日里,早就在窥心镜法中注意到这个入府较早、却常被敶晓䓂和残腿女人侯㙊媯挑拨当枪使的傻大姐。此人记忆力强,还有副热心肠,脑子转得快,懂的东西也较多,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敶晓䓂和侯㙊媯耍得团团转,就像面对她二人时,脑子立即缺根筋、少根弦一样。

鲁䜬㛣被楚晗笑得莫名,不由怒道:“笑什么笑?赶紧过招儿!”

楚晗笑意微收:“那你出手吧。”

鲁䜬㛣使的乃是军中战刀,因感觉楚晗的笑中带着淡淡嘲讽,便废话不再多说地挥刀杀了上去。

然就在接触的一瞬,她的刀身便因承受不住楚晗的内力而破裂断开,人也飞了出去,和战刀碎片一起落地,摔得差点昏迷过去。

残腿女人侯㙊媯故作关心地一歪一跛瘸上去:“鲁䜬㛣!鲁䜬㛣!”

“我……没事……”意识有些模糊的鲁䜬㛣听到喊自己名字的声音,努力睁开眼,却在想撑起身体站起来时,瞳孔随身体传来的一阵疼痛而陡然一缩,神智也立即清醒~~她的肘骨竟然和刀身一样断裂,并刺破皮肉伸了出来!

“我的手肘!我的手肘!”她那特有的大嗓门咋呼起来,目光随后朝怒视,口中却朝侯㙊媯吼道,“还不快上去帮我废了她?!”

侯㙊媯心中暗骂活该,面上犹豫:“我先扶你起来吧。”

鲁䜬㛣只是手肘断裂,腰腿后背可没废,似摔晕的劲儿缓过来之后,除了单肘的疼痛,基本上没什么其它问题。侯㙊媯还没弯身,她便自己爬了起来,声音怒冷:“今日你若不上,以后咱俩就一刀两断!”

侯㙊媯瞟了眼她的断肘,微作思量,便因她受伤太轻,而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去。

楚晗一向对唯恐天下不乱、到处挑拨离间的小人最为厌恶,即使是敌国之人,也同样不喜。见她打算用暗器偷袭自己个出其不意、心怀鬼胎地瘸过来,连话都懒得说,直接一掌拍出。

“烈日灼心掌?”三百名高阶天玄武尊,自然会有人在侯㙊媯飞出后又面容焦黄而认出这种掌法,一名臂膀粗如男子腰肢的壮妇怒吼道:“姓楚的,你下手也太黑了,竟使用如此恶毒的武功,枉称大义!”

“本尊能有你们黑?”楚晗冷哼,“三百名高阶天玄聚集在此想要本尊的命,到底谁黑?”

体型壮实的武妇顿时语塞,憋了半天,才吭哧吭哧道:“既然知道,那就留下命来吧!”

说罢,便抽出腰间钢刀疯了般狂砍过来,完全没有高阶天玄武尊该有的沉稳和风范。

刀身泛着冷芒急挥而来,似要将空气都撕裂,楚晗左手一指点出,刀尖未至,便在前进的过程中寸寸龟裂,然后碎落,待她步履踏到身前三尺,已只剩下光秃秃的刀柄,被两只眼睛怔怔看着。

了悟大师见她再次使用刚猛霸道的雷霆指,不由出声道:“楚施主勿伤人命,否则贫尼只能出手。”

楚晗与了悟互无敌意,更无生死仇杀之心,见她只是开口提醒,便淡淡一笑:“若非看在了悟大师的面子上,这一指就不是点在刀身上,而是人体了。”

了悟合掌垂眸:“阿弥陀佛!”

壮妇兵器被毁,又听到二人对话,无颜再继续攻击,气哼哼地瞪了眼楚晗,便恨恨退出。

就在这时,一道强劲拳风突从右侧破空而来。

楚晗雪袖一挥,地上最大的带刃碎片便飞了起来,众人只见一道白光闪过,出拳的中年武妇便如同中了撩阴式,裆部布料“哧”的一声被划拉出大豁口,破开的布头耷拉下来时,还能隐隐看到几缕黑毛迎风飘起。

好在她正好背对宇文询,否则尊贵的十七殿下就能看到这种特别风景了。

顾不得再打下去,中年武妇急忙收拳捂住裆部,礼也不施地快步走了。

这原本是极为好笑的事,但见自己人连连受挫,在皇子殿下面前,谁也笑不出来。

一名面容消瘦的清癯武妇缓步走出,持剑抱拳:“落英一剑左嬛,愿领教楚少主剑法,一剑决胜负。”

“一剑?”楚晗眯了眯眼,“生,还是死?”

“左嬛非眼盲,能看出楚少主一直未下杀手,”左嬛的肃容中隐含一丝明朗笑意,“咱们只决胜负。”

说罢,“铮”地拔剑出鞘。

楚晗跨出一步,简洁道:“那就来吧!”

话未落音,两道剑光便在疾速交汇中一触即分,只余被震出波纹的空气涟漪般飘荡。

交错而过的两道身影持剑而立,清瘦的脸颊边,几缕被削断的鬓丝缓缓落下,又在风中飘起,旋向远处。

“平手,”楚晗看也未看被划破一道小口子的肩头衣衫,“很遗憾,单打独斗,你杀不了我。”

左嬛点点头:“在下来这里,就是为了找对手切磋剑法,并无杀人之心。既已比出结果,在下就不掺和了,就此告辞。”

她分别冲楚晗和宇文询抱抱拳,便毫不拖泥带水地痛快离开。

众人,包括她自己,都知楚晗说平手那是给她面子,若非只决胜负、不见生死,她此刻就不是断几根鬓发那么简单了。

削发如断首,她却只能伤到楚晗的肩膀,谁高谁下,谁胜谁负,一目了然。

她点到为止,楚晗亦手下留情,既然如此,自然要马上离开,若还继续参与围杀,有失道义的行为就太过明显,何况,她原本就不是为名利而来。

楚晗抱拳回了一礼,因为她看出左嬛心中只有剑术和武道。

离开的左嬛走着走着,眉头越蹙越紧,总觉得哪里不对,却又一时想不出。

她不知道,若非楚晗愿意,她如何能刺破她的衣衫?那是楚晗特意留给她的尊严。

然而,左嬛虽差点被削了首级,但楚晗肩头的“失利证据”,却让更多人蠢蠢欲动。

落英一剑乃是左嬛自创的成名剑法,在江湖上少有败绩,但在场之人中,能胜她的也不少,尤其是那两位隐世前辈,无论是年龄还是修为,或打斗经验,都只会比她高出一头,而不可能败于她手。

如此,若想留下楚晗的命,甚至干脆围杀,便成了容易之事,先前被一对一打击的自信,又都回来了。

想到这里,众武尊不由看向宇文询。

宇文询淡淡道:“全力剿杀。”

PS:打酱油的路人,名字都用生僻字了。为更今天这一章,上班要迟到。

澳门银河娱乐场-登陆网址